阅读历史
换源:

第1108章 山东之事

作品:崇祯十五年|作者:韭菜东南生|分类:历史|更新:2021-07-24 11:50:25|下载:崇祯十五年TXT下载
  ……

  天底下除了割肉就属出钱疼了,最近这几年,朝廷改革盐税又推行摊丁入亩,江南士绅表面上不敢说,但私下里却颇有怨言,这个时候找他们去募集钱粮,怕不正是撞上他们的怒气,就算有,他们也不会给啊。

  一旦筹集不到所需的钱粮,这差事就算是办砸了。

  如果想筹集到,那岂不是得求爷爷告奶奶,将江南的人脉全部得罪光?

  第一时间,钱谦益本能的就想要拒绝,但众目睽睽,连陛下都向他投来殷切的目光,这种情况下,他又怎能拒绝?

  “唉。”

  钱谦益在心里长叹一声,假装从容的出列,向隆武陛下行礼:“臣钱谦益愿往江南。”

  “好!牧斋公不愧是当世贤良,忧国忧民,苟利社稷!”

  朱慈烺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不管钱谦益心中如何想,是否情愿?但只要他肯接这个差事,那就是可用的。

  得皇帝如此赞誉,钱谦益就更是无路可退了,只能深辑到地,领了这个差事。但转身回到列中,却也忍不住愁眉苦脸:缺额这么大,我如何筹集啊?想到这,他对蒋德璟忍不住又恨又怨……

  “此外,朕再加两条,”朱慈烺望着殿中群臣,说道:“第一,此次黄河大灾,是天灾,是人祸?又或者是天灾几何,人祸几何?不能稀里糊涂,水过无痕,必须详尽调查,以为后来者诫。施邦昭!”

  “臣在。”左副都御史施邦昭出列。

  “朕令你前往河南山东,督促赈灾。暗中调查水灾前后的经过。勿枉勿纵。”

  “臣遵旨!”

  施邦昭领命。

  “第二,前年的时候,朕就令山东总督王永吉彻查山东境内所有的金矿和矿洞,以探明大小,定出产量,分出官民,严查盗采,前日里他上疏,说已经初见成效。即刻传旨给他,今年年底之前,山东所有的金矿,按照户部之前制定的办法,该关停的关停,该补偿的补偿,该合办的合办,该招标的招标,所得金银,不必运往京师,就地买粮,以赈济灾民!”

  为什么是前年?

  因为朱慈烺知道,清查金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牵扯利益众多,不说在地的利益豪绅,都是清查盗采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加上山东登莱是为辽南作战的大后方,未免动乱,他对山东的处置,一直都很小心。

  如果不是黄河水灾的关系,朱慈烺或许还会再给王永吉一年的时间,但现在他顾不了。

  “陛下圣明~~”

  听到可能会有银钱进账,群臣山呼,但一个个的表情却又有些古怪。

  矿税,是大明的一大禁忌,当年万历神宗皇帝派遣宦官到各地征收矿税,结果闹的天下不宁,前后持续二十年,地方官员和朝臣不断的上疏,说明矿税之害,最终,神宗皇帝在临死之前,下诏废除矿税。

  今上继位以来,革除旧弊,内外一新,俨然是一代明君,但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和神宗皇帝一样,也是瞄上了各地的矿产和矿税。

  要知道,当年的矿税可是全民反对,惹的天下沸腾的。

  今上不是昏庸之人,对此心知肚明,为什么还是要提出呢?

  最初,朝臣都是反对。

  但不同的是,今上并没有直接推行矿税,而是要将西山煤矿的经验,向全国推广。

  也就是说,朝廷要收的并不是矿税,而是租金。

  ----到现在,西山煤矿全部收为国有,但实际经营权,却是交给私人商行,十年为一个阶段,众人投标,价高者得,就过去的西山煤矿来说,每年收到的煤税极其有限,但中官、宦官的层层贪墨和飞扬跋扈,却给朝廷造成极坏的影响,毁坏了朝廷的声誉。

  算起来,朝廷实在是得不偿失。

  招标则是不同,朝廷定出一个底价,众人招标,价高者得,这一来,免除了各种的弊端,尤其是避免了向百姓的摊派---过去,不论是金矿铜矿还是煤矿,因为是官营,且技术有限、产量不稳定,每当开采不及预期时,为免自己受罚,矿监和官吏就会将应该的矿税分担到当地百姓其他税种之中,以补足税额,讨皇帝欢心,而丰年时,他们却又把超出的利润私分,周边百姓不会分到任何好处。

  矿区百姓没有利,只有害,最终造成民怨沸腾。

  各地官员又得弹压,又得顾及民生,一个个焦头烂额,常常获罪下狱,因此对在自己境内开矿之事十分反对。

  万历年间,甚至发生过开矿太监到了某地,还没有安顿下来,就被百姓们赶跑了的事情。

  后来查出,是官员向百姓通风报信的。

  由此就可以知道,矿税是多么大的民怨。

  这也是官员和百姓一致反对的原因。

  ……

  但在朱慈烺看来,开矿不但能制造财富,而且能解决就业,万历推行矿税,结果天下鼎沸,并非是矿税本身有错,而是因为神宗皇帝用人不对,方法不对,,尤其不该使用内监,最终惹的天下鼎沸。

  内监贪婪,不务实际,肆意压榨,只为讨好,再好的政策到了他们手中,也必然是一塌糊涂。

  但是有合适、恰当的办法,配以良好的制度,开矿绝对是一件大益事。

  招标承包制,就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采用招标制,朝廷不插手经营,商人专职生产,利益和风险,都是他们的,而商人向朝廷交纳的数目也是固定的,清清楚楚记录在册,没有人能上下其手,更没有人能骚扰百姓,真正做到了官商分离。

  当然了,虽然是承包,但也并不意味着朝廷就不管了,但是出了重大事故,造成人员损失,朝廷也是要追究承包者的责任的。

  而因为交了租金,等于是煤矿得到了朝廷的正式承认和保证,不必再躲躲藏藏,但是投标的价钱合适,商人们也乐于参与。

  就西山煤矿的经营来看,招标承包制取得了极好的效果,朝廷不参与经营,只监督,每年都有固定的收益。虽然看起来不多,但却是涓涓细流,在不惊扰百姓的同时,充实了国库。同时也缓解了民生,增加了就业,稳定了社会。

  ---这并不是朱慈烺的独创,而是前世里大中国改革开放的良好经验,朱慈烺只是取而用之。

  因为,朱慈烺要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不论煤矿金矿铜矿铁矿,都要实行这个制度,照大明律,山地矿产,无主土地,本就是归于朝廷和皇家,而这些矿区,百分百都是在山间,照明律来说,都是属于皇家的,大明朝廷有权力收税收租。

  ……

  内阁诸臣都是明智之臣,有西山煤矿的实例在前,隆武帝又苦口婆心的一一劝说,他们才同意在全国各地推行矿井“投标承包”制,但同时附加了很多的条件,其中之一,就是先在山东试行,毕竟煤矿和金矿不同,不能以西山煤矿的先例就统一全国。

  朱慈烺从善如流,听从了,于是就以山东为试行,山东之后,云南贵州江西等多有金矿铜矿的行省才会执行。

  第二,就是不用内监。

  朱慈烺也同意了。

  不管山东的试行,还是未来各地行省的矿产,所收矿税或者是租金,都入太仓库,也就是户部,而不是陛下的内廷库,等于他将皇家的权益,让给了户部,而执行的人员,也就是主管的人,也不再是内廷的内监,而是朝廷户部或者是各省的官员,等于内廷将人事权也让出去了。

  如此,内阁和六部研究之后,方才勉强同意。

  即便如此,群臣心中仍然有疑虑,因此当听到“山东”“金矿”四个字之时,他们心情不免忐忑和复杂。

  和煤矿不同,金矿银矿铜矿的开采不但更难,而且需要有相当高的提炼技术,如果没有,就算是开采出上好的矿石,也无法产出上等的金属。也因此,隆武帝在传达诏令的同时,也早早就请几个通晓现在冶金之术的传教士,到山东去了,隆武帝给他们任务很简单---大明朝廷支持你们在山东传教,但你们要帮大明朝廷修建三座冶炼高炉。

  因为时间的关系,三座高炉还没有完全修建起来,只有一座接近完成。

  原本,朱慈烺想要缓缓实施,但黄河大水来的突然,没办法,他只能催促王永吉加快执行的速度了。

  ……

  南京。

  悦来客栈。

  “锦衣卫查案,都跪下!”

  “跪下,顽抗者死!”

  锦衣卫带着公差们,手持长刀,如狼似虎的扑进。

  很快,客栈里面就传出剧烈的打斗之声,显然面对锦衣卫,闻香教众并不打算束手就擒,他们激烈反抗。

  虽然李晃严令要留下活口,不过在激战之中,还是一个顽徒被一刀戳死。所幸的是,客栈老板也就是这一次行动的最大目标李在田被成功拿下,眼见不得免,李在田原本想要自杀,但锦衣卫早有提防,一把捏住了他的嘴,将他藏在牙齿间的毒药抠了出来。

  打斗停止。

  李晃提着袍角,面色沉沉,快步进入客栈中。一个锦衣卫撑着油布伞,紧随身边,为其遮挡,

  客栈里里外外已经被完全控制,锦衣卫正在执行在搜查,小胡子锦衣卫疾步迎接,简单汇报。

  李晃微微点头。

  李在田被押了过来。

  “听着,咱家只问一次,萧汉俊现在在哪?他对你,又留了什么计划和要求?”李晃声音不高,但却非常冷,眯缝的小眼盯在李在田的身上,仿佛是要看透他的心肺。

  李在田紧闭嘴唇和双眼,一句话也不说。

  “上刑!”李晃毫不客气。

  “啊……”

  虽然李在田意志坚定,但锦衣卫的酷刑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几番酷刑之下,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之后,李在田终于是吐实了。

  “我说,我说,山东……少教主回山东了……”

  “山东?”李晃目光炯炯:“他在南京和山东,都有什么阴谋?”

  “这个实在不知。”

  “临行前,他有什么交代?”

  “就两个字……待命……”

  “将你们日常如何联络,如何和山东的往来?详详细细的给咱家写出来。”

  李在田点头,用残缺的手,艰难书写,但没有写完,他就晕死过去了,一盆冷水浇下,将他淋醒,令他继续写。

  终于写完,李在田再一次的晕死了过去。

  李晃看完李在田所写,霍然站起,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小胡子锦衣卫急忙撑着雨伞追了上去:“公公,你去哪?”

  “山东!”

  ……

  京师。

  灾情议事结束,朱慈烺又找来军机处,商议黄河大灾对金州旅顺军情的影响?

  到今日为止,虽然登莱到旅顺的海路,帆樯如云,往来船只不断,朝廷已经将大量的物资运送过海,但料敌从宽,为了今冬的坚守,原本还会有更多的物资被运送过海,但现在因为黄河大灾,后续的物资有一多半怕是要转运到河南了……

  “粮草辎重之事,还需和高斗枢商议,看辽南能挤出多少?赈灾是当务之急,但辽南的军务也不可轻弃。”朱慈烺道。

  李邦华陈奇瑜都点头。

  面对忽然的黄河大灾和金州旅顺的不能后退,所有人都是面色凝重。

  “陛下,山东密报~~”

  正商议间,于海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朱慈烺接过看完,脸色微微一变。

  见陛下脸色不好,李邦华陈奇瑜等人都不敢问。

  朱慈烺慢慢地将密报塞到袖中,对李邦华陈奇瑜等人说道:“你们继续议,朕有事处置。”

  走出大殿之后,对田守信说道:“立刻召宗人府主事朱聿键和御史方以智来见朕。”

  “是。”

  ……

  山东。

  济南。

  总督府内,山东总督王永吉正在花厅里缓缓踱步,他皱着眉头,似在沉思什么事。不时停下来仔细思索,一会又摇头。

  “老爷,他们都来了。”脚步声响,府中管家来报。

  王永吉站住脚步:“不见!告诉他们,没有什么好商议的,朝廷旨意已下,任何人不得阻拦,三个月之内,该关停的全部关停,留下来的金矿都要实行投标承包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