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七十四章 提纯精盐

作品:大汉从种田开始|作者:陈年腌菜|分类:历史|更新:2021-04-15 22:29:55|下载:大汉从种田开始TXT下载
  饭要一口一口吃,事情也要一件一件做,本着先易后难的原则,张然首先选择了提纯精盐这个较为简单的技术。

  将粗盐提纯成精盐的原理其实并不是太复杂,只要稍微懂得一点物理以及化学知识就行了,张然记得初中有一节化学课,就是教大家如何提纯食盐。因此,对于如何提纯食盐,张然还是非常了解的。

  来到科技园之后,张然立即找来王禺,命他带人取来粗盐,纱布,木炭,陶盆,石灰,草木灰等相关的物品,然后又选了一个有灶台的小院,就马不停蹄的开始了精盐提纯的实验。

  首先,张然让工匠们,在盛有水的陶盆中倒入粗盐,通过不断的搅拌,使粗盐快速溶于水,直到饱和为止。

  然后,张然又让工匠们,取来干净的纱布,对盐水溶液进行初步的过滤,去除粗盐中的泥沙等不溶性杂质。因为,这批粗盐的品质较差,过滤需要反复进行,才能尽可能的将大部分的杂质去掉。

  最后,再将反复过滤后的盐水,全部倒入铜釜之中,燃起大火煮盐,在煮盐的过程,需要不断搅拌,直到将铜釜中将水分完全蒸发,并析出盐粒为止。

  经过初步的提纯之后,此时铜釜中的盐粒色泽白中带一点黄,较之最初的粗盐品质明显要高了许多倍!

  张然用木勺从釜底舀了一勺盐,小心翼翼的捻起一点放入口中仔细品尝了一下。

  盐粒入口之后,张然顿时感觉其味道,依然咸中带有几分苦涩,于是不禁皱眉道:“嗯?味道不对啊!”

  按理来说,这粗盐经过提纯之后,其中的杂质基本已经去除出去了,从表面上看,这些提纯后的盐,基本已经算是精盐了...但为何这些盐,还是这么苦呢?

  “是因为杂质太多么?”思索间,张然忽然想起刚刚那些被工匠们倒入陶盆中的黄褐色大盐粒子,心中微微一沉,随即转头对王禺询问道:“刚才那些粗盐是从哪里弄来的?为什么这么苦?”

  “苦?”王禺闻言,微微一愣,然后连忙回答道:“左丞,这些盐都是从河东盐池转运过来的池盐,乃是其中较为下等的粗盐,其味本就有些苦涩...不过,河东盐的并不是全部都是苦涩的,上等河东盐,其味纯正,乃是盐中上品!”

  “河东盐池?池盐?难怪了!”

  听到王禺的解释,张然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问题的根子,还是出在了粗盐本身啊!所谓池盐,是从盐湖采取的天然盐,这种盐属于自然结晶,因此在成晶过程中,带有许多其他矿物质,导致盐的品质差异极大。

  其中其他矿物质含量比较少的,色泽洁白晶莹,品质极高几乎与后世的精盐无异,可以直接食用。而矿物质含量比较高的,呈黄褐色,不但味道苦涩难言,甚至吃多了还很可能会中毒...

  而张然现在使用的这种粗盐,就是后者!而其中苦味的来源,乃是粗盐本身带有大量氯化镁,氯化钙等成分...张然之前的过滤以及提纯,只是将粗盐中的不溶性杂质祛除了,但却并未将盐分中钙镁离子分离出来,因此提纯过后的盐,依旧带着几分苦涩!

  “唉!看来若是想要得到纯净的食盐,就必须想办法祛除这些成分才行!”张然微微叹息一声,然后顺手将木勺中的盐倒回铜釜中,转头对身旁的王禺等人吩咐道:“加水,继续搅拌!”

  “啊?”听到张然的话,王禺微微一愣,不由诧异道:“左丞,这盐的品相已经这么好了,甚至比一般的形盐尚要出色几分!”

  “哼!”张然狠狠的瞪了王禺一眼,没好气道:“品相好有个屁用,还不是苦的么?这种盐能卖出高价么?别墨迹了,赶紧倒水!另外,再让人弄点草木灰和石灰粉来!”

  “哦哦!”见张然发怒,王禺顿时噤若寒蝉,连忙点头应是,并且立即按照张然的吩咐,指挥着工匠们忙碌了起来。

  想要去除盐分中的微量钙镁等离子,难度可比刚才的那种过滤,蒸煮等方式高了多了,而且由于没有现成的化学溶液,张然只能采用笨办法,进行尝试!

  首先,张然让人在饱和的盐水中倒入,草木灰水和石灰水,混合搅拌,使其进行化学反应,去除盐水里的镁离子与钙离子。

  尔后,张然又让人用纱布裹着木炭,对盐水进行过滤,利用木炭的吸附性,祛除其中的沉淀物以及杂质,然后再进行蒸煮,如此一来,便可祛除其中的苦味。

  最后,当水分蒸发,盐分析出之时,留下的就全部都是洁白如雪,晶莹剔透的盐粒了!

  看着铜釜里雪白的细盐,张然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即伸手用木勺,从中舀出一勺细盐,对身旁的王禺笑道:“来,再尝尝,现在这盐的味道如何?”

  “好,好!”王禺闻言,连忙伸手从木勺里捏了一小撮盐,放入口中,尝了一口!

  “好咸!!”盐粒入口,王禺下意思的惊呼一声,随后忽然微微一愣,难以置信道:“这...这盐居然不苦了?”

  “是么?”张然闻言心下一喜,同样伸手从木勺中,捏了一点点盐粒,放入口中,仔细品尝了一下,发觉这些盐粒,确实只剩下咸味,而丝毫不见苦味了...感觉,味道几乎与后世的食盐相差不大了!

  “终于成了!”折腾了这么久,终于将理想中的食用盐弄出来了,张然不由兴奋的低呼一声,随后,又满脸兴奋的指着木勺中的细盐,对身旁的王禺询问道:“王录事!你觉得现在这中精盐,如果放到市场上,能够卖多少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