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92 身份危机

作品:大妖茶馆|作者:十一是十一|分类:都市|更新:2020-11-23 22:14:12|下载:大妖茶馆TXT下载
  “西塞罗!我问你呢!”

  希帕提娅的语气忽然严厉了起来,周围的灵气都随着她的气息流动。

  侯不夜看了看自己身旁和自己身份一样的奴隶男青年,以及站在希帕提娅身旁,一身洁白长袍的贵族男青年,发现他们两人都对灵气的流动无动于衷,看来都不是修士。

  只有“女主人”希帕提娅才是修士!

  “这个……”侯不夜支支吾吾一句,然后灵机一动,说道:“有一次,我在大图书馆里见到的一本书上是这么说的!”

  “骗人!”希帕提娅立即怒道,“我只带达维斯进入过大图书馆,你,西塞罗,从来就没踏入过大图书馆一次!”

  侯不夜的目光不自觉地追随者灵气的流动方向,没了神识,他感应周围异常灵气流动的习惯却没改变,下意识地就用眼睛来锁定。

  在其他人看来,是侯不夜的目光闪烁,心中有鬼,而希帕提娅却更为震惊,因为只有她知道侯不夜的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她由于激动而引动的“魔力乱流”。

  侯不夜还想再撒个谎,给圆回去,但是注意了希帕提娅微妙的表情变化,看出了她的心情不错,索性心一横,说道:“回禀主人,刚才我像平时一样在外面的橄榄树下午休,忽然就感觉到耳聪目明,能感受到一种特别的气息在流动,而且脑袋中还多了许多奇怪的知识……”

  “包括地球仪上的地图?”

  侯不夜用力点头。

  “还有什么?”

  侯不夜摇摇头,“现在还是一团混沌,也许只有遇到了相关刺激,才会让我想起就像刚才看到地球仪。”

  希帕提娅旁边的贵族男青年闻言,面露喜色,说道:“我就知道,自从新的大主教来到亚历山大里亚,各种神迹就层出不穷,这一定是神迹,是神启示了这个愚昧的凡人,我要去告诉大主教大人……”

  你才愚昧!

  你全家都愚昧!

  侯不夜心中吐槽? 不过他旋即警醒起来? 他忽然得到的罗马语能力,轻易提醒了他? 那个贵族男子说的是“The God”? 而不是其他人闲谈时用的“God”,他难道是基督徒?

  这时希帕提娅忽然露出了小女孩一般得意的微笑? 说道:“奥利斯蒂斯,需要我提醒你吗?你的神认为大地是平的? 天穹像个罩子一样把日月星辰和上方的天堂隔绝起来? 而启示西塞罗的神告诉他大地是个球形……”

  名为奥利斯蒂斯的贵族青年,原本得意的脸色立即垮了下来,但是似乎摄于希帕提娅的积威,欲言又止? 咬了下嘴唇? 低下了头。

  希帕提娅似乎怕伤了贵族青年的心,拍了拍他的肩膀,劝慰道:“奥利斯蒂斯,学者们早有约定,知识就是知识? 信仰那是信仰,两者间可以尝试包容共存的……

  还记得欧几里得第一公理是什么吗?”

  奥利斯蒂斯像是被拷问的小学生? 虽然纳闷为何老师突然问这个,却机械反应地答道:“等于同量的量彼此相等。”

  “第五公理呢?”

  又传来老师眼里的声音。

  奥利斯蒂斯额头冒汗? 强自镇定答道:“整体大于部分!”

  希帕提娅淡淡说道:“你有你信仰的神,我有我的信仰? 西塞罗有西塞罗的神? 就连达维斯也有他的信仰……亚历山大里亚就是这样? 埃及就是这样,甚至整个罗马世界都是这样,诸神林立,就像不同的城市、民族、甚至国家汇聚到罗马之中,如果没有相互间的包容,我们将会是一团散沙,等待我们的只有毁灭。

  公平地对待每个信仰,团结在一起,我们才能更进一步!”

  “老师,您的信仰是什么?塞拉皮斯?”

  出乎奥利斯蒂斯的预料,希帕提娅说道:“我信仰哲学!”

  听了老师的一番训诫,实际年龄和希帕提娅差不多的奥利斯蒂斯落荒而逃。

  ……

  不久后,希帕提娅带着侯不夜和另一个奴隶达维斯一起返回了家中。

  希帕提娅拉着侯不夜进入了研究室,把失落的达维斯留在了外面,很快希帕提娅的父亲就交给达维斯一件跑腿的活,打发走了这个嫉妒的小男人。

  研究室内,希帕提娅盘腿坐在石台上,宽松的白色袍子遮盖不住她曼妙的身体。

  “你的情况和达维斯不一样,他是真的在努力学习数学,而且你,我记得你最大的爱好是站在斗兽场的看台上吧!每次跟着父亲去斗兽场,你回来都会将那些血腥的故事翻来覆去讲三十遍。

  你也不是什么虔诚的信徒,会分不清塞拉皮斯和伊西丝的祈祷词。

  所以,说罢,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没有神识,仅凭气感侯不夜也能推断出这位三十岁上下的女子,应该是先天强者,而且已经灵身境了。

  这从她体内经常会溢出难以抑制的灵气就能看出,侯不夜自己虽然没抵达灵身境,但是灵身境的情况还是知晓的。

  灵身境捏死自己真是轻而易举啊,侯不夜几经衡量,这才谨慎答道:“蒙神的庇佑……”

  “行了……”希帕提娅打断道,“我刚才说地很清楚了,你能掌控魔力的方法无外乎就是自己学习,或者有祭司或智者帮你。

  你的学习能力最多让你成为武者,是不可能成为智者的。

  而你又不是狂信徒,祭司是不会帮你成感受魔力。

  那么,就一定是别的智者在帮你,为何会帮助一个价值十个奥雷的奴隶呢?我想还是为了对付我吧……”

  希帕提娅所说的“魔力”就是西方一直以来称呼“灵气”的方式,而获得控制魔力的能力,就是启灵明心了。

  完蛋!

  误会了!

  侯不夜脊背发寒,要是解释不清楚,一定是死路一条!

  十个奥雷他不知道多少钱,但是一个能被随便起名为“鹰嘴豆”的奴隶,想来也不会太值钱吧。

  既然被怀疑成别人收买的叛徒,苍白的辩驳是没用的。

  侯不夜心下一横,现在只有当头棒喝,用超乎她知识范畴的东西震慑她,让她知道她的任何敌人都没法培养这样的“叛徒”,才能打消希帕提娅的疑虑!

  “我的主人,我真的是受到了一位东方的神的启示,这才获得了智慧和掌控魔力的能力。”

  “有意思,真么样的东方神明?除了地圆说,他又教了你什么?”

  侯不夜开始闭眼瞎说了,“启发我的神明,他的名字是Lao Zi,是一个和蔼的东方老者……他教给我一卷神书,名为《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虽然我忘记了一小部分,但是很多知识都还记载心上,除了地圆说之外,他还说大地是绕着太阳旋转的……”

  “日心说,还有什么新鲜的吗?波菲力的弟子都知道。”

  “额,西边的尽头还有一片大陆!”

  “太阳神和羽蛇神的领地,普罗提诺记述过……”

  “极北坚冰下没有陆地,极南的冰盖下有大陆!”

  “爱比克泰德的游记著作里写了,你所说的,大图书馆里都有记载,我怀疑你要么是悄悄进入了大图书馆,要么是有资格进入的智者教导了你……”

  该死!

  为什么这些都有人知道了?

  侯不夜只得使出了大招:“等等!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钠镁铝硅磷,硫氯氩钾钙……”

  希帕提娅终于皱眉说道:“咦?这是什么?”

  侯不夜长舒一口气,终于成了!

  之后花了两个小时,还没把元素周期表忘干净的侯不夜,终于向“女主人”希帕提娅解释清楚了什么是元素周期表,顺便解释了基础化学。

  希帕提娅理解得很快,而且可以引经据典,替找出侯不夜找出一些理论依据,虽然有些是牵强附会了,但是侯不夜依然非常佩服她的博学强记,感觉给她几天时间准备高考一本是不成问题的。

  最后推说神仙教授得东西全部交代了,希帕提娅这才放过了“被榨干”的侯不夜。

  解决了身份危机,侯不夜汗流浃背地从研究室出来,立即被女仆长给抓住了。

  年轻的女仆长可不管“西塞罗”刚成了女主人的心头好,官大一级压死人,派起任务来可不手软。

  “达维斯去办事还没回来,老主人等不及了,你快去找他!”

  “为什么是我?”

  “你们两个关系那么亲密,他想什么你都知道,只有你能闻着味找到达维斯!”

  这又要当猎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