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四十二章 舌切之雀

作品:剑骨|作者:会摔跤的熊猫|分类:玄幻|更新:2020-11-23 22:14:11|下载:剑骨TXT下载
  “但愿如此……”

  “两境开战,连累生灵。即便道宗远在西岭,难以施援,也盼望战事能早日结束。”陈懿登上马车,对清雀嘱托道:“解决清白城的麻烦,就交给你了。”

  言罢。

  教宗登上马车,向着天都赶去。

  谷小雨这才打量起名为“清雀”的近侍女子,铁律监查之下,历代教宗不许修行,所以出行之时,必携带境界高深实力强大的贴身死士。

  这位名叫“清雀”的女子,修行境界的确不俗。

  自己一眼看去,竟然看不出深浅。

  看起来年纪轻轻的……难道已经是命星境强者了么?

  不过命星境上容颜常驻,或许是一个三四十岁的老阿姨也说不准,谷小雨心底嘀咕了一句,玄镜的传音便在神海中响起。

  “不要小瞧这位‘清雀姑娘’。”玄镜表面上面色含笑,看起来波澜不起,但背地里悄悄传音提醒,道:“这可是天都太清阁苏牧先生,亲自为教宗陛下甄选的强大死士。”

  谷小雨神情一凛,望向青衫女子。

  清雀对着他施了一礼,示意谷小雨带路。

  寻气术已经寻到了血气汇聚之地,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清除污垢。

  “清白城案,你小心点。”玄镜开口,替谷小雨理了理衣襟,柔声道:“早去早回,我在太和宫等你。”

  ……

  ……

  风雪纷纷,木枝咔嚓。

  两道疾影,掠过长林,踩踏树枝枝干,宛若两道飞掠而出的箭镞——

  一路上,任凭谷小雨如何加速,清雀都紧紧跟在其后,保持三尺距离,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谷小雨总觉得如芒在背……他笑着开口,试图打破两人之间的尴尬氛围。

  “清雀姑娘刚来西岭?”

  寂静。

  小片刻,谷小雨又开口,“其实我也一样……”

  仍然寂静。

  清雀神情木然,如一枚石塑,缄口不言。

  谷小雨哭笑不得,这位教宗死士,性格未免也太孤僻了些吧?难不成是个哑巴吗?

  “到了。”

  他跃下枝干,来到寻气术追捕到的最后地点。

  一座破败古寺,院墙倾塌,半掩于风雪之中,红墙覆了一层白雪。

  千年古寺,风雪初晴。

  一副赏心悦目的好景色。

  可惜的是,谷小雨并没有心情赏景。

  他站在古寺门前的那一刻,便感到了一股磅礴妖力……清白城的前几桩惨案,果然是妖灵所为!

  谷小雨记得宁小师叔曾经对自己说,他和裴姐姐当年之所以离开西岭,便是因为一头雪妖从清白城陵墓中出世所引起……西岭荒野明明距离北边那座妖族天下极远,但却偶有妖灵活动。

  据平妖司的调查,这一带乃是久远之前的某位大人物陵墓,煞气浓郁,其内密布奇点,奇点一旦破碎,便会有妖灵意外跌破空间,来到西岭。

  那头八境雪妖,便是如此来的。

  “所以……要与大妖交手了啊。”

  谷小雨活动筋骨,双手交错,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浑身上下迸发出炒豆子一般的脆响。

  他刚刚迈出一步,身旁便有一阵清风掠过。

  一袭青衫,拎着腰间狭刀,直接闯入古寺之中。

  清雀一如既往的面容冷漠,对她而言,这世上似乎没有什么是需要理会的……离别时对太和宫宫主的礼节,赶路时谷小雨的搭讪,她都没有理会。

  她是死士,她只在乎陈懿的命令。

  陈懿告诉自己……解决清白城的麻烦。

  “轰”的一声!

  女子没有拔刀,而是连刀带鞘直接砸下,将古寺倾塌一般的城墙直接砸碎。

  清雀行事极其果断,毫不拖泥带水,但凡拦在身前之物,通通以刀鞘砸开,内外两层院墙,在刀罡席卷之下支离破碎,炸开一道直抵古寺正殿的风雪泥泞小径。

  这女人……也忒刚猛了。

  还在做伸展运动的谷小雨目睹两座院墙被刀罡炸开,如此肆无忌惮,寺内妖灵必然察觉到来者不善,接下来恐怕是一场硬战了……无奈之下,只能跟上,而踏入古寺大殿的那一刻,谷小雨看到了平生以来最妖异最邪恶的画面。

  七株如吊藤一般悬垂的尸体,被拔去头颅,凭空悬立于大殿宇顶,断颅之处生出千丝万缕的蛛网茧丝,将其尸体牢牢粘住,随风飘摇。

  七具无头死尸的主干,都找到了。

  大殿最中央,一具无名尸体,就在菩萨伸出的掌心之中摇曳,像是一盏被覆拢的灯火,被那尊生锈雕像保护起来。

  这副画面,让谷小雨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件事情,真是自己所想的那样么,总觉得不对……妖灵就算启灵,也不过是简单的满足欲望,食人筋骨,何至于将这些尸体分离之后,如此摆放?

  这是邪典祭祀?

  有人在祭祀什么?

  来不及思考,一轮巨大黑影,已从大殿的阴暗之处掠来。

  谷小雨瞬间后掠。

  整座殿宇,因为那轮巨大黑影的下坠,发出剧烈轰鸣,似乎有一张大网坍塌,拉扯四周的梁柱一同向内崩溃……避开那道黑影坠砸的少年,看清了“妖灵”的真面目,那是一头八足雪妖,密密麻麻的瞳孔在一瞬间睁开,尖锐的嘶吼声音穿金裂石。

  它的目标从来就不是谷小雨。

  妖灵的天赋直觉极其敏感,它们会攻击对自己危险的对手……而处于那道黑影坠砸网最中央的,正是清雀。

  青衫女子拖刀而行,始终冷静的面容,直到看到殿内惨象,才有一刹动容。

  正是这一刹动容,让那头雪妖扑击而下!

  妖灵会算计人心。

  而在心计博弈之中……人往往是比妖站在更高一层的智者。

  清雀面容瞬间恢复冷漠,女子几乎是与雪妖扑击同一时刻做出的反应,她错开脚步,俯身拔刀,一轮璀璨光芒照亮大殿,她怀中刀鞘内所藏的,乃是一把刀身偏平纤细的锋利古刃,拔刀之时,四面八方溅出一层音浪,如海潮呼啸般汹涌不可抵挡,又如长夜春雨般细腻无声。

  数丈外的谷小雨甚至有一种错觉。

  自己的听力被剥夺了。

  这其实不是错觉,而是清雀佩刀“雪舌切”与修行道境交-合产生的效果。

  那头巨大雪妖,重重撞在了清雀的刃斩之上,以青衫女子为中心,数千层蛛丝飞旋掠来,要将她包裹围成一个大茧,试图将其绞杀。

  女子保持着切斩姿态,一斩到底,将漫天蛛丝斩碎,雪舌切归鞘的那一刻,她已经向前滑掠出十丈距离,抵达了那尊生锈菩萨雕像的座下。

  清雀神情平静,眼神纯净,缓缓收刀。

  在其身后,数千层蛛丝被斩断破碎,徐徐刀罡不仅斩切蛛丝联系,而且焚灭长线,将其震成虚无碎烬。

  而那头坠落蛛妖,则是在一瞬之间被刀斩成数十块。

  谷小雨在这一刻领悟到了玄镜口中“强大死士”的概念。

  这位负责教宗的贴身近侍,的确……很强。

  非常强。

  那头蛛妖,自己也可以搞定,但恐怕无法做到像她这般信手拈来,斩尽妖邪之后,青衫不染丝毫尘埃。

  “结束了。”

  清雀悠悠吐出一口气。

  来到菩萨座下的谷小雨听见了声音,满头黑线,扭头望向女子,什么嘛……原来会说话的,不是哑巴啊。

  清雀似乎有读心术,冷声开口,“路上你太聒噪了。”

  谷小雨耸了耸肩,“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是陈懿先生的死士。既然完成了任务,为什么还不离开?”

  清雀站在菩萨像下,反问:“你为什么不离开?”

  谷小雨伸出两根手指,指尖缭绕星辉,食指和拇指虚捏,便将雕像台座上的干涸鲜血摄起,他轻声道:“玄镜入住太和宫,清白城方开太平,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有多混乱……像这几日的死案,放到从前,是不会有人管的吧?”

  清雀蹙起眉头,心想这少年想说什么?

  这次少年也宛若有了读心术一般,沉声开口,“菩萨台座前的血,是很久很久之前的……这里血煞气息极深,远非这七人血气可以制造。或许这次的惨案是‘雪妖’所制,但我认为事情真相并不简单。”

  清雀面无表情凝视着谷小雨。

  “这些尸体的姿态……像是祭品。”谷小雨揉了揉眉心,喃喃道:“我有种预感,似乎有人在进行邪典祭祀。‘他们’是想召唤什么了不得的存在。”

  在这一刻,谷小雨莫名想到了灵山的那场大火。

  师叔对自己透露过一丁点“真相”……这世上存在着一种行迹诡怪的邪教徒,信奉着黑暗中存在长生的理念。

  灵山既然是他们的目标,那么西岭……

  “你的洞察力不错,不过……你没有看出来,这里的邪典祭祀,在我们来之前,已经完成了。”

  一道清冷的声音,打断了谷小雨的思绪。

  清雀站在菩萨座像前,自始至终,她都将一只手搭在刀柄之上,随时准备拔刀。

  一语点醒梦中人。

  谷小雨瞳孔收缩,陡然抬头,七具尸体,由远及近,悬挂大殿,蛛网垂吊,摆成一座古怪“阵纹”,而垂拢在菩萨掌心的那具尸体,正是自己在“压邪寺”所见的年迈乞丐,衣衫破碎褴褛,完成了最后的“点睛之笔”。

  “邪典祭祀……”

  整座古寺,在这一刻,剧烈震颤起来,四面八方,地动天摇。

  谷小雨望向那尊菩萨雕像,死物雕像唇角缓缓扬起,似乎在这场祭祀之后,被赋予生命一般,黑色的火焰在漆仁中燃烧。

  两道身影站在倾塌殿中,四周是落石纷纷。

  与菩萨对视,宛若站在无间地狱之中,承担业火焚烧。

  这场邪典……召唤出了不得了的“东西”。

  似乎有什么要破开菩萨雕像的胸膛,钻出来了,谷小雨甚至听到了自己心脏砰砰砰的乱跳声音。

  要来了。

  出来了。

  “砰——”

  菩萨雕像破开,一道尖锐嘶吼的长啸响彻古寺,一缕漆黑影子拉得极长,如箭矢一般射出,而令谷小雨清雀都没有想到的是,这道长啸音中,竟然还有恐惧意味。

  清雀瞬间拔出雪舌切。

  而那道拉长的影子撞在雪舌切上,将势不可挡的青衫女子直接撞得倒飞而出,脊背接连砸塌三四座寺院危墙。

  “这……”谷小雨有些发蒙,邪典祭祀召唤出的东西,似乎是在逃命?

  整座菩萨雕像支离破碎,裸露出一个极其隐蔽的奇点,那里就是整座邪典祭祀的核心阵纹。

  而奇点暴露的那一刻——

  啪嗒一声。

  有人一脚踏出,来到人间,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踩在这道狂乱逃窜的影子尽头,任凭另外一头拉得极长。

  他轻声嘀咕了一句终于出来了啊。

  然后举起自己手中的雪白纸伞。

  一剑如棍棒般敲下。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寺庙之中,浓郁到化散不开的血污,黑暗,在这一剑下,瞬间消融!

  光明大作——

  谷小雨呆呆站在原地,看着那个一记轻描淡写的砸剑,直接灭杀邪典黑影的身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喃喃道。

  “小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