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五回 欺人太甚

作品:科举福妻掌中娇|作者:瑾瑜|分类:女生|更新:2020-11-22 06:22:22|下载:科举福妻掌中娇TXT下载
  陆薇薇霎时满脸的惊喜,“舅舅回来了?秀表妹稍等,我先出去见我舅舅,帮忙搬东西啊。”

  话音落下的同时,人已往外跑去。

  比她动作更快的是李氏和李舅母,已先她一步奔了出去,后面李月反应略慢一拍,奔到一半,想到李澈娘和李秀还在,忙堪堪停住了,歉然道:“根三婶、秀妹妹,你们先坐一会儿啊。”

  李澈娘也不是那等没眼色的人,忙起身笑道:“来了这么半天,我们也该回去了,正好跟阿月你一起出门。”

  “可我的字……”李秀还念着她的字,说到一半儿,见她娘瞪过来,也反应过来了,不再多说。

  母女两个遂随着李月,也出了李家的院子。

  李成栋已笑呵呵的在与陆薇薇说话儿了,“……我是说今儿不年不假的,小巍你怎么在家,敢情是你们兄弟几个都告了假。挺好的,偶尔休息一天半天的,也影响不了什么,何况难得你舅母生辰,你舅母平日没白疼你。”

  陆薇薇见李成栋满脸的风尘仆仆,心疼得很,忙道:“舅舅,我马上去给您烧水,您好生洗洗,再好生歇一歇啊,路上您肯定昼夜兼程了,才能提前这么多日回来。”

  眼圈发红的李舅母便要进门带着王妈朱嫂子烧水做饭去,又让王大爷寻李昌李盛,才吃完饭,李盛便缠着李昌陪他玩儿去了,也不知玩儿的什么,现在兄弟两个都还没回来。

  李氏却拉住了她,笑道:“我去吧大嫂,你陪大哥说话儿,等把东西都搬进去后,再帮大哥找一找干净衣裳,热水很快就能烧好。”

  说完带着王妈朱嫂子自去了。

  李成栋这才笑问李舅母,“岳母和哥哥嫂子们都在里面?我马上去见他们啊……怎么连个鞭炮爆竹的都没放,今儿可是你的好日子,岳母和哥哥嫂子们都干嘛呢,怎么外面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李舅母正要说话,就见李澈娘和李秀出来了,咳嗽一声,笑道:“我们都跑出来,都没人陪根三嫂说话儿了,真是不好意思。”

  李澈娘忙笑道:“已经坐这么半日了,就不打扰成兄弟和弟妹了。”

  又与李成栋打过招呼,“成兄弟大老远的回来,千万好生歇一歇。”,再让李秀也见过李成栋,母女两个即回去了。

  李成栋还想留母女两个,“我带了好些点心回来,根三嫂且等一等,带些回去给根三哥和阿澈吃……”

  让李舅母打断了:“阿澈病了,今儿也没去学里,根三嫂肯定是放心不下,晚些时候再让阿昌或是小巍去给他们送点心吧。”

  李成栋方不再多说,笑道:“一路上我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候都在赶路,就是想给娘子你和大家伙儿一个惊喜,总算是赶到了,没枉费我这些日子的紧赶慢赶……车上的东西等我先去见过岳母和哥哥们后,再来搬啊。”

  陆薇薇忙笑道:“今儿家里没待客,就咱们自家人为舅母祝的寿,等待会儿进了屋里,再与舅舅细说啊。”

  李成栋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不但李舅母,一旁李月脸色也不大对,又见陆薇薇冲自己使眼色,如何还不明白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儿?

  遂点头应了,“行,那就进屋再说。”

  一面与赶车的人一道搬起东西来,陆薇薇要上前帮忙,还让他给拒了,“你小孩子家家的搬什么搬,与你舅母表姐说话儿去。”

  适逢王大爷寻了李昌李盛回来,兄弟两个都满脸是笑的叫过“爹”后,也帮着搬起东西来。

  如此一刻钟后,李成栋已洗完澡,吃上李氏亲自为他下的鸡汤面了。

  陆薇薇便笑着与李氏道:“娘,您和舅母表姐表弟去杀根三舅母才送来那条大鱼吧?晚上咱们一半儿煮酸菜鱼,一半儿炖鱼头汤,正好给舅舅接风洗尘。”

  李氏一听就知道陆薇薇是想把大家都支开,与李成栋说昨儿的事,笑着点头,“好啊,我们杀鱼去,杀完弄好了,再理一理大哥带回来的东西,该送出去的都送出去,你说呢,大嫂?”

  李舅母也猜到陆薇薇的意图了,想着昨儿的事她还真没脸自己开口与丈夫说,由小巍和阿昌来说其实更好;至于要怎么处理善后,本来这些事就该由男人们做主,就让他们爷儿几个商量后解决了最好,她从头至尾都不掺和,他们才不会为难。

  便也点了头,“听妹妹的。”

  陆薇薇待姑嫂娘儿几个都出去了,又待李成栋吃完了面,才道:“舅舅,昨儿出了一件事。这不是吴家姥姥前阵子病了,舅母却走不开,便送了表姐去代她侍疾吗,然后……”

  就把昨儿发生的事言简意赅说了一遍,李昌也在一旁时不时的补充两句。

  末了陆薇薇方道:“舅舅,此番吴家上下都实在欺人太甚,我和表哥上午还说,不狠狠给他们一个教训,一次就让他们痛个够,实在难消我们心头之恨。可攸关表姐的名节,我们又怕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那也太不值当了,所以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做。万幸舅舅回来了,我听舅舅的,舅舅怎么说,我便怎么做,绝不能便宜了那群无耻的混账东西!”

  李昌也咬牙道:“爹,妹妹和娘这次都委屈大了,昨儿若不是我和表弟及时赶到,指不定他们还会、还会生米煮成熟饭!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若不为妹妹和娘出了这口气,也不配为人兄,为人子了!”

  李成栋倒是一直一脸的平静,只一双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但陆薇薇和李昌都熟知他从来都是心里越生气,表面反倒越看不出来,都不再多说,静待他发话。

  片刻,李成栋才沉声开了口:“难怪今儿没放鞭炮爆竹,家里也没待客,难怪方才你们兄弟不肯说怎么了,非得让我先吃完了面再说,是怕我知道了,面都吃不下去了吧?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一边说,一边已“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拍得上面的碗筷杯碟都一阵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