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25章 圣器师功法,剑典

作品:论怪兽的合成公式|作者:五十六点九|分类:科幻|更新:2021-05-16 18:24:58|下载:论怪兽的合成公式TXT下载
  剑圣回过神来,不动声色问道:“建议老夫前往魔眼基地避难的的人是你?”

  秦守点头,笑而不语。

  “那之前老夫无故被魔宗之人追杀,也是你在背后操纵一切?”剑圣脸色变得铁青。

  秦守连忙摇头解释:“剑圣前辈,这可怪不了我,当时我也只是想让您看清楚现如今魔宗的真面目,可不是想害你们性命,我本性很纯良的,地球人都知道。”

  “你……”

  剑圣吹胡子瞪眼,很想一巴掌拍死这小子。

  不过想到这小子实力不简单,心思更是深得可怕,于是强忍住颤抖的手,一甩袖袍。

  “哼,秦守,你做这些就只想让老夫知道魔宗的真面目?”剑圣冷哼道。

  秦守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剑圣前辈,我说是这样,您相信吗?”

  “当然不信。”

  “那就是咯。”

  “你小子尊老爱幼懂不懂……”

  “不对啊,天器大陆好像不流行这个吧?”秦守打断道。

  剑圣瞪眼,语气逐渐失控。

  “臭小子,现在是你在求我!”

  秦守耸肩,一脸无所谓道:“剑圣前辈肯定是猜错了,您以为我要联合剑宗一起对付现在的魔宗?”

  “难道不是吗?”剑圣负手哼道。

  “当然不是。”

  秦守笑道:“剑圣前辈,您知道魔宗现在那群是什么东西吗?”

  “什么东西?”剑圣挑眉好奇。

  “来自镜子行星的镜子星人!”

  “镜子星人?”

  剑圣回想起莫元修的镜子空间,以及复制本体的恐怖能力,心中猛地一颤。

  “难怪……难怪,镜子星人,完美复制魔宗上下所有人,难怪啊!!”剑圣震惊自语。

  秦守继续道:“看来剑圣前辈是想通了,以镜子星人完美复制一切生灵,无一丝破绽的可怕存在,就算剑宗答应联手,也不可能是镜子星人的对手。”

  剑圣回首,脸色凝重道:“你看不上我剑宗,那就一定是想以老夫为跳板,联合整个天器大陆!”

  秦守点头一笑,“没错,不知剑圣前辈可有意向?”

  剑圣摆手,断然拒绝。

  “不可能,你等天外来客乃是天器大陆死敌,就算老夫从中说和,他们也不会同意的。”

  秦守双眼微眯,剑圣表面拒绝,实则是担心其他宗门的态度。

  见识过镜子星人的恐怖之处,秦守不相信剑圣心里没有联盟的想法。

  而剑圣也清楚,若是任由镜子星人肆虐下去,不止是魔宗,就算剑宗也会卷入漩涡之中。

  当然,所谓的银河联盟也不会好过。

  可说客不是那么好当的,就算他乃剑宗神境之下第一人,在这件事上,其他宗门也不见得会卖他面子。

  若是其中出了差错,势必会给剑宗带来麻烦。

  他不想冒着个险,只能尽力通知各宗门警惕镜子星人。

  而一旁,沙发上的林可紧紧盯着秦守,一双卡姿兰大眼睛中满是疑惑与好奇。

  这地球人的语气……怎么与那家伙如此神似?

  秦守见状,不动痕迹转过身去,心中感叹女人的可怕。

  “剑圣前辈,我也知道您的难处,这样,您只需要从中牵线搭桥,具体事宜就不用您操心了,全都交给我,该不会连累剑宗,怎么样?”他笑道。

  剑圣心中稍动,“你可想好了,若是他们见到你忍不住动手的话,就算你今日救了我等,老夫到时候也可能保不住你。”

  秦守自信一笑,“剑圣前辈放心,既然我敢提出来,那自然是有把握。”

  剑圣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

  “那好,前面的事就交给老夫了,只希望你们乃是真心与我等联盟,勿要私下里耍小动作。”

  “放心,镜子星人势大,就算我等真正联盟也不一定能胜,窝里斗只会死的更快,我们不是傻子。”

  “那好,老夫就信你一回。”

  “多谢剑圣前辈,前辈慢走。”

  “不,这次你与老夫一起回剑宗。”

  “为何?”

  “嗯……一路上你与老夫说说这可乐的制作流程可好,老夫好喜欢这东西的哟。”

  秦守:“……”

  想看着我就直说,拿可乐当借口,不要脸!

  ……

  西方大陆,魔宗近日突然涌现不少圣器师强者,开始大举进攻魔眼基地。

  魔眼基地只有天眼,霹雳火,艾尔三名高阶半神境,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镜子星人,一时不慎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能向外求援。

  巨神族,德鲁行星各自派遣数名强者出击,而地球只是派出张千秋一人,象征性意思一下。

  众所周知,地球半神境乃是最水的存在,总不能让神境的龙老参战吧?

  飞船内舱。

  秦守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便请来剑圣。

  “剑圣前辈,您怎么看?”秦守问。

  剑圣神色微动,“魔宗……不,镜子行星之前应该是打算隐藏实力,想要谋划什么,可是被你小子打乱了计划,也就不再隐藏,野心毕露了。”

  秦守微微点头,“那联盟之事要加快速度了,一旦魔眼行星坚持不知退出战场,天器大陆一定会陷入更大的混乱。”

  剑圣一暼秦守,笑道:“年轻的地球人,竟然你如此关心天器大陆混不混乱,为何还要随地球人一起入侵天器大陆,扰乱这一切呢?”

  秦守摆手,“一码归一码,我们来到天器大陆的目的与他们不一样,我们需要功法,谋求更长远的发展,并不是一定要掀起战争,生灵涂炭。”

  剑圣老眼泛起精光,“那你呢?”

  秦守眉头一挑,看向剑圣。

  “我?当然是希望既能得到功法,又能让天器大陆恢复以往的平静。”

  “平静?”

  剑圣摇头长叹:“天器大陆从未平静过,杀戮也从未停止,只是因为你们的到来,不得不暂时联手罢了。”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先清除最大的威胁,否则……”

  秦守语气一顿,算算时间,宁闲差不多已然晋级巅峰灵器师了。

  只要他得到功法,一旦联盟失败,局势不妙的情况下,地球便会立刻放弃天器大陆,脱离战场。

  神境之战中,龙老占据了关键的位置。

  龙老退出,镜子行星的神境强者便会立刻占据上风。

  到那时,秦守也无法扭转天器大陆的命运。

  或许若干年后,秦守成为神境强者后会再次来到这里,力挽狂澜。

  可那时候的天器大陆,怕是早已不符合秦守改造世界观的条件……

  ……

  剑宗。

  剑冢,残垣之中,断剑斜插林立,带着浓郁死气的锋锐剑气不时席卷而过,将飞过的乌鸦绞成粉碎。

  “呀呀……”

  数根残羽飘然落在宁不凡肩头,威风吹拂,残羽飘飞,缓缓落于宁闲扬起的手心。

  “宁宗主,不知今日找在下来有何贵干?”

  宁闲手中元气弥漫,将手中黑羽震成粉碎,眼中闪过一丝戾气。

  天晶口中的正义力量,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唯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在天器大陆立足!

  一柄漆黑断剑前,宁不凡叹息一声,剑指微动,黑色断剑轻颤飞射而出,浮于半空。

  “咔咔咔……”

  只是一瞬间,黑色断剑绽放一抹神秘光芒,不再似之前那般平平无奇。

  “这就是你父亲的天阿剑,现在我想将他交给你。”

  宁不凡转身,天阿剑缓缓落于宁闲身前。

  宁闲眼中闪过不屑,伸手一招,天晶剑刺破苍穹激射而来。

  “铛!!”

  一剑斩下,天阿剑发出不甘哀鸣,在天晶剑刃之下化作碎片,散落一地。

  “你……闲儿,你干什么,天阿剑是你爹的唯一遗物!”宁不凡不可置信。

  宁闲冷笑:“遗物而已?就是他整个人,生前你可在意过?”

  “我……”

  宁不凡默然,语气苦涩。

  “你还年轻,你不懂……”

  宁闲哼道:“我不需要懂,我只知道,若是我还是从前的那个废物,你今日根本不会与我说那么多话!”

  “对吗,爷爷!”宁闲脸色嘲讽。

  宁不凡身子一颤,果然,闲儿与阿川一样,终究不明白这一切。

  良久,他缓缓转过身,将早已准备好的储物宝玉扔向身后的宁闲。

  “这是什么?”宁闲冷漠道。

  “圣器师功法,圣器炼制之法,以及一些炼器材料。”

  宁闲神色有些许动容,“你就这么给我了?”

  宁不凡道:“当然,若你晋级圣器师,便算有了自保之力,爷……我也就放心了,希望你不要走阿川的老路。”

  宁闲紧握储物宝玉,嘴角微微上扬。

  “呵呵,放心,我……会的!”

  天器大陆,从来不相信懦弱!

  宁闲转身离开,不带一丝留恋。

  宁不凡深吸一口,如同一个普通人似的,将天阿剑碎片一点一点拼凑起来,轻抚满是裂纹的剑身,眼中泛起泪光。

  “阿川,看来我是阻止不了闲儿了,除非将他……唉,人老了,心也软了,随他去吧……”

  死寂的剑冢,独留一道越发佝偻的身影。

  ……

  剑宗,飞船高调降落主峰,剑圣与林可从中掠出,引得无数弟子大声议论。

  “地球魔头的飞船,剑圣老人家去哪抢来的?”

  “废话,当然是从地球魔头那里,别忘了西方大陆也有不少地球人。”

  “哈哈,也对,你们看这东西虽然看起来怪怪的,可看久了还挺漂亮的,你看这外壳光光滑滑的,摸起来真舒服。”

  “小心一点,别碰坏了,你赔不起的。”

  “摸摸而已,哪有这么容易坏……”

  一众剑宗弟子围上飞船,内舱等待的秦守见状,启动电流隔层,将一众弟子的脏手震开。

  不给钱就想摸,呀屎啦雷!

  秦守身前,虚拟画面则监视着宁闲的一举一动。

  “呵,这小子命大福大,宁不凡竟然没让他起誓,这倒稀奇。”

  秦守笑了笑,准备找机会将那储物宝玉夺过来。

  宁闲本就算是剑宗弟子,宁不凡作为剑宗宗主,将圣器师功法交给剑宗弟子,本就不算违背誓言。

  之所以获得功法需要起誓,不过是再上一道保险罢了。

  他将宠物宝玉强行夺去,无论是宁不凡还是宁闲,都没有一丝责任。

  不过……

  秦守摸了摸下巴,看这宁闲越来越苦大仇深的样子,先不急着暴露身份。

  玩会儿再说。

  接下来,秦守发出指令,让天晶窃取圣器师功法信息与圣器炼制之法,至于炼器材料,秦守并不太感兴趣。

  材料而已,偷能有抢的快?

  可是接下来,宁闲的所作所为让秦守大吃一惊。

  虚拟画面中,秦守能清除的看到,宁闲潜入苏家,竟然……

  竟然将家里的母老虎头颅硬生生斩了下来。

  脸上的狰狞血迹,令人不寒而栗。

  同时,天晶向秦守发来消息询问,这“杀妹证道”是不是正义之举?

  啊这……

  秦守挠了挠脑门,这可将他难住了。

  好在没等他决定,苏家发现宁闲的异样,再看其手中提着的东西,立时惊动了整个苏家。

  自此,宁闲开启逃亡之路。

  关闭虚拟画面,秦守拍了拍小心脏。

  “这小子真够狠的,人家不就是逼你当赘婿,让你做舔狗,打你,骂你,不给你尊严,逼着你侍寝,用那两百斤的重量折磨你,弄的你体无完肤,摇摇欲坠而已,用得着杀了人家吗?”

  说着,秦守心中竖起大拇指,偷偷为其点了个赞。

  作为地球最强男人,这个时候是不方便发表任何意见的。

  “呜……”

  这时,舱门打开,林可的声音传来。

  “秦守,宗主要见你,对了,待会儿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你们同名同姓,应该能聊得不错。”

  秦守:“……”

  与猴哥老熟人了,有什么好聊的。

  ……

  玉剑峰。

  从宁不凡那里出来,林可便将秦守带到了玉剑峰。

  房间中,秦守与“秦守”面面相觑,尴尬的气氛正在蔓延。

  林可看了看沉默的两人,眼中带笑道:“怎么了,你们两个同名同姓,难道对此一点也不感兴趣吗?”

  秦守撇嘴,“无聊。”

  红发“秦守”也是如此,啃了一口香蕉转身离去。

  ……

  秦守独自回到飞船,打开通讯器,发现天晶已然将圣器师功法信息传送过来。

  “剑典?”

  秦守一脸好奇,开始浏览功法信息。

  剑典,剑宗最强圣器师功法之一,剑圣也是修行这一功法,看来宁不凡并没有随便拿一门功法糊弄宁闲。

  据剑典所述,要想晋级圣器师,需得在体内构建一道更为复杂玄奥的符文路线。

  这一道符文路线极难构建,似乎还蕴含某种神秘的法则之力,与神光棒中的光暗能量波动极其相似,没有强大的精神力根本不可能完成。

  再配合剑典中,以剑器磨砺精神力,而后将精神力化作无形之剑的方法,突破圣器师的几率会高上三成。

  精神力这一点,秦守并不怎么担心,构建法则符文而已,他有信心在段时间完成。

  至于圣器炼制之法……

  秦守取出在魔界得到的破罐子,以及老妇所使用的银针。

  “嘿嘿,修好你们,猴哥的金箍棒,奈克瑟斯的美塔领域都有了。”

  炼制圣器,同样需要法则符文的辅助,否则不可能拥有一部分法则之力。

  秦守现在才知道,天器大陆的圣器师是因为法则符文才诞生的存在。

  可这不代表圣器师能直接操控法则之力。

  就如53%的光能转化器,不到百分之百,光能永远只是光能,与真正的法则无法比拟。

  秦守猜想,或许神境强者才算是真正接触法则之力的存在。

  越来越玄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