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九章 祖师祭祀

作品:逆命相师|作者:不修边幅|分类:其他|更新:2020-11-23 22:17:03|下载:逆命相师TXT下载
  “明方道友,第十六层是一座迷阵,阵道境界不足,很难闯过去,你还是放弃吧!”顾修云劝说道。

  “贫道苦修一月,又得到钧胜长老讲法提点,自问阵道手段有了些长进,不劳阁下费心。”

  迈步踏入第十六层阵禁台,迷雾涌动,将明方道人淹没。

  “中品迷阵,有那么容易吗?”顾修云笑了笑。

  他闭上眼睛,继续推演迷光遁。

  迷光遁作为无痕宗秘法,奥妙精深之处还在离尘遁之上,此遁术不仅速度奇快,还能分化出光影,迷惑对手。

  根据顾修云的推演,只要融合三种禁制,将迷光遁入门,就能分化出一道光影。

  若是融合四种禁制,便能分化出三道光影。

  若是融合五种禁制,甚至能分化出九道光影。

  真到那一步,脚步变化间,方圆百丈内十道身影同时走动,即使对手修为高上两个境界,也休想找到顾修云的真身。

  当然,想要融合五种禁制,难度奇大,即使是九大弟子,也没能做到。

  仙道秘法,最容易修炼的是杀伐秘术,其次是防御秘术,最难的就是遁术。

  因为杀伐秘术无需考虑稳定性,重在一瞬间的爆发,所以凝聚的仙道禁制只求威力大,不必长久存在,比如炼光指,便是以刹那间一指之力化作剑光,斩杀敌人。

  而防御秘术,需要长久维持,比如灵甲术,一旦成型,便如同铠甲一样穿在身上,对禁制的要求也高的多。

  至于遁术,不仅要长久维持,还要随时变化,以配合自身遁行,时快时慢,最难修行。

  所以无痕宗内练成灵甲术的弟子很多,练成迷光遁的,却寥寥无几。

  “迷光遁的速度,只比离尘遁快了两成,速度上优势并不大,但若用来厮杀,其中的差距便有若云泥之别。”

  越是参悟,顾修云越觉得迷光遁深奥不可测。

  同为中阶法门,也有高下之分。

  离尘遁除了极速,没有任何特殊效果。

  而迷光遁,除了幻化出光影之外,还能影响四周的光线,一旦动手厮杀,对方分不清自己真身所在,而自己却能轻易找到对方的位置。

  这场厮杀,便凭空多了三分优势。

  不知不觉,两个时辰过去,天色渐渐暗下。

  阵禁台上雾气消散,明方道人满脸落寞的走了出来。

  迷阵没有杀敌之效,只能封困敌人,自然有时间限制,如果两个时辰内闯不出去,便会出现一条出路,困在阵内的修行者只要踏上出路,就能离开。

  但那么做,也等于放弃闯阵。

  顾修云睁开眼睛,望着走下阵禁山的明方道人,微微摇头,“明方道友,灵囊袋不过是身外之物,你又何必放在心上。若能踏入三重天,区区灵囊袋,唾手可得。”

  “哼,你不必假好心,这一战是你赢了,但贫道不会轻易认输,”明方道人一脸戾气,“等着吧,下个月我还会挑战你,到那时,咱们试道台上见。”

  “你想要灵囊袋,须得拿出足够的筹码,若还是避水珠,我可不会答应。”顾修云笑了笑。

  无痕宗的规矩,虽然可以任意挑战同门师兄弟,但只要两个月内被人挑战过,便无需再接受挑战。

  这也是防止弟子们被人恶意挑战,耽误修行。

  两个月登一次试道台,既能激起上进之心,又不影响修行。

  明方道人离开之后,顾修云前往守山弟子处,取走灵囊袋和避水珠,随即向炎宁山行去。

  转眼间,又是月初讲道的日子。

  金殿内坐满弟子,这一次弟子数量极多,开脉境弟子足有二十四人,洗脉境后期弟子也有一百五十八人。

  至于洗脉境中期以下的弟子,根本入不了山门。

  “奇怪,怎么炎宁山弟子全回来了,莫非有什么大事发生?”顾修云扫了眼殿内众人,心中暗自疑惑。

  炎宁山共有二十四位开脉境弟子,此事顾修云是知道的,但往日月初讲道,最多只有十八九人在场,其他弟子要么是外出执行任务,要么是派驻在外,无法返回。

  可今日,二十四名开脉境弟子居然来齐了,未免太奇怪。他看向身侧的何氽,见其一脸平静,没有丝毫意外之色,显然对此事并不惊奇。

  “看来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顾修云心中好奇,却不敢开口询问。

  连那些洗脉境弟子都没有任何异色,可见此事人尽皆知,顾修云若是询问,必定会引起怀疑。

  咳!咳!

  只听一声咳嗽。

  康炎道人从后殿走出,望了眼众人,“难得见到诸弟子尽归山门,不知不觉,又一年过去,今年的祖师祭祀,你们谁愿意前往?”

  殿内众弟子都露出意动之色,却没人敢开口。

  “祖师祭祀?”顾修云心中疑惑。

  此事他从未听傅澜讲起,明贤道人也没说过。

  “师尊,每年的祖师祭祀,九岭七十二山都会派遣门人弟子前往比斗,虽说是比斗,却不求胜负,只是表演,重在展示各山的年轻一代。”坐在最前侧的明善道人开口,“既然是表演,不如派明河师弟前往,师弟他年纪尚轻,即使输了,也不丢山门脸面。”

  “明善说的没错,”康炎道人微微点头,“明河,三日之后的祖师祭祀,由你前往宗门祠堂,参加祖师祭祀。”

  “多谢师尊。”何氽兴奋的跪下身子,磕头行礼。

  “明河师弟当真好运气,今年刚踏入开脉境,就能参加祖师祭祀,听说祠堂内有无穷星力,在那里修行一日,抵得上外面三月。”何氽身侧的开脉境弟子说道,眼中满是羡慕。

  “也是师尊厚爱,再加上大师兄成全,否则哪有师弟的份?”何氽一脸笑容。

  “祖师祭祀一年一度,每次只有七天,但山门上下谁不想去参加,至今为止,只有大师兄、三师兄和六师兄参加的次数最多,其他师兄弟大多还没去过,与他们相比,明河师弟可谓是福缘深厚啊!”

  其他弟子纷纷悄声恭贺。

  他们明白,何氽受到康炎道人的重视,迟早能后来居上,即使如今修为不如他们,但过不了多久,就能开辟天关。

  而顾修云虽然已经开辟一重天关,却无人理会,仿佛是透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