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千三百零二章 背叛草海的人

作品:少年大将军|作者:水刃山|分类:历史|更新:2021-04-14 22:24:21|下载:少年大将军TXT下载
  无心插手,也无力插手,所以莫不如不理他,且等百年之后留给后人去下这盘棋,可好?”

  流云栈惊讶的看着他,唐宋诸家亦是一脸震惊,他说的很认真,并不只是随口一说,而是当真有这个打算的。

  “当年初见端倪,有机缘巧合,而后被她威逼利诱,一步一步走到如今,独善其身自是不妥,不过大不了难得糊涂,做我的逍遥侯,难道也不成?”

  “王爷退一步,若那下棋的人步步紧逼呢?”宋无缺沉声问道。

  李落轻轻一笑:“我只愿难得糊涂,倒不是要真糊涂,逼的紧了,当然要入局才是,就怕到时候我连个过河的卒子都算不上。”

  “你担心的是不知道该帮谁,该对付谁?”流云栈从来不与李落太客套,直言问道。

  “嘿,谈何帮与对付……”

  “王爷想的,应该是心灰意冷吧,譬如是不是该帮着唐家对付宋家,或者该帮着圣门将流公子的大隐于市剿灭呢。”皖衣盈盈浅笑道。李落轻轻扬了扬眉,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魔门迷情宗的弟子,入世问情,这察言观色的本事当真了得。

  “先不说这些了,诸位且各自整点兵马,做好南下的准备吧。”

  “王爷你呢?”

  “我要先去见一个人。”

  壤驷阙的伤势好了许多,毒已经解了,经脉有些受损,术营将士调配了几剂汤药,将养些日子该没有大碍,如今已能四处走动走动,与常人无异,只是脸色苍白了些。这次北上,就属她中毒最深,也最危险,如果李落迟回来十天半个月的,就算能解毒,她也多半等不到那一天了。

  听说草海中有人诽谤相柳儿见死不救,手握解毒的方子,却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心肠歹毒。这话听着在理,不过传闲话的人被斛律封寒教训过一顿之后,这些流言就平息了,再说就不是斛律封寒的马刀了,而是蒙厥鹰爪的断头刀。

  鹿野那伽失而复得,壤驷阙茫然若失,呆呆的望着天边的那座横贯东西的大山,苍凉暮气,冷冷清清。

  “壤驷姑娘在看什么?”身后传来李落的声音,吓了她一跳,转过头去,就见李落正自顺着她的目光望向远处的鹿野那伽山。

  “没看什么,帐篷里待得气闷,出来透透气。”

  李落收回目光,看着眼前苍白单薄的女子,和声说道:“你的身子好些了?”

  “好多了。”壤驷阙微微一顿,柔声道,“还要谢谢你为我解毒呢。”

  “哈哈,不用谢我,要谢就谢蒙厥拨汗吧。”

  壤驷阙怔怔的看着他,似乎想从他的脸上分辨出什么,末了只是轻轻摇头,叹了一口气,没有言语。

  “你不高兴?”

  “高兴?家没了,族人死的死,逃的逃,骨雅一族名存实亡,我怎么能高兴的起来。”壤驷阙清冷说道。

  李落点了点头,赔罪致歉,言语无状,却是孟浪了。壤驷阙淡淡的哦了一声,不置可否,只是冷淡的很,不过倒也在情理之中,这么一场变故,委实难叫人有什么好心情。

  “我有一件事不明白。”

  “问我?”

  “自然是壤驷姑娘。”

  “是什么?”

  “我不明白壤驷姑娘为何要背弃骨雅和草海,而选择与镇族遗民联手。”

  壤驷阙闻言静静的看着李落,没有恼,没有吃惊,没有勃然大怒,只是平平静静的看着他,似有半分取笑,语气很镇静:“王爷何出此言呢,听闻前日是你说草海诸部中有镇族的奸细,而后拨汗又说当日闯山的二十余众里就有人与镇族遗民勾结,所以说你和拨汗是在怀疑我吗?”

  “闯山的二十余众之中必有镇族暗子,这一点毋庸置疑,有这个怀疑的不是三两人,不巧的是壤驷姑娘恰好是嫌疑比较大的人其中之一,但也只是怀疑,如果他们没有中毒,应该能查出此人,壮士断腕,倒是决绝。”

  “那这么说和王爷一起来的人更加可疑呢,草海和镇族相争,只有大甘得利。”

  李落笑着点了点头:“不错,镇族为异族,我们大甘又何尝不是草海的异族呢,不过,”话锋一转,李落眼中绽出精芒,“当年你同草海苍狼有何密议?”

  壤驷阙娇躯一颤,吃惊的看着李落,李落面不改色,道:“或者我换一个说法,孛日帖赤那用什么样的筹码换得你不惜背叛骨雅一族?”

  “你认定我就是背叛草海的人?”壤驷阙玉容转冷,漠然说道。

  “我见过他,就在异鬼群中,镇族遗民当初也为我许诺一个我本该无法拒绝的条件。”

  壤驷阙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李落了然于心,当年那座空坟并非无心,而是有意,时至今日,其意昭然若揭。

  “是他告诉你我背叛了草海,背叛了骨雅吗?”

  壤驷阙言辞清冷,只是那一丝不易觉察的颤意逃不过李落的冰心诀,闻言轻笑道:“怎会,他只字未提。”壤驷阙松了一口气,猛地发觉不妥,警惕的看了李落一眼,谁知他根本没有留意她的异状,似乎在想什么。

  “我与苍狼前辈有过渊源,第一次见他是在往生崖下,蒙他相救,我才能活着从往生崖下走出来,再之后我行军草海,颇得苍狼前辈臂助,才有了后来炸毁鹿野那伽鹰鸣角一事,自那之后,我当真以为他已经死在了鹿野那伽,对苍狼前辈我实有亏欠,当年鹿野那伽北麓那座坟冢,我不是没有怀疑过里面并没有他的尸身,只是想想苍狼前辈半生叱咤,半生蹉跎,不如就让他从此逍遥自在了,谁能料到竟然还会再见,重逢之时,他却已经不是往生崖下的草海苍狼,而成了镇族遗民中的一个,敌友难辨,倒算是造化弄人。”

  壤驷阙沉默不语,李落自顾接道:“拨汗同我说起过你,你和她是闺中密友,事关极北的很多传说过往都是你告诉她的,其中就有鹿野那伽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