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三十九章:来,张嘴

作品:我真不是木匠皇帝|作者:崛起的石头|分类:历史|更新:2021-04-15 22:37:12|下载:我真不是木匠皇帝TXT下载
  朱由校笑着看了一眼童静儿,问道:

  “朕听新的值殿监掌印牌子冯高说你几天都没出启祥宫,最近都在那边忙些什么?”

  童静儿宫娥出身,朱由校一忙起来,就连张嫣的面也不怎么见,更别提到其余的宫里去看看妃嫔了。

  她没想到皇帝还惦记着,先是受宠若惊,然后才笑笑说道:

  “回陛下的话,臣妾前几天在刺绣,今日刚刚开始习字。”

  朱由校点点头,又问了几句家常。

  这时良妃王氏站起来,从一名宫女手上接过茶,先是呈给刘太妃,然后送到朱由校手边。

  朱由校笑着看她一眼,促狭问道:“怎么样,什么时候给朕再添个龙子?”

  良妃坐在那里,被这个问题问的有些手足无措。

  “臣妾被陛下临幸了数次,都没有显孕的迹象,怕是……”

  朱由校没说话,从旁的张嫣掩嘴笑道:“其实,这话里都是幌子,良妃的全部心思都在陛下身上。”

  童静儿也说道:“是呀,良妃姐姐与我发了好些次牢骚,说是陛下已经几个月没有到咸福宫去了。”

  王氏躲到刘太妃旁边,闹了个大红脸,羞得甚至不敢往这边看。

  朱由校哈哈大笑,兴致勃勃,端着茶盏,屁股往前挪了几步,强行搂过王氏,让她靠在自己左肩上,说道:

  “那行,朕今晚就让你见识见识朕的厉害。”

  随后,朱由校又看向刘太妃,打保票似的说道:“太妃放心,朕今晚一击即中,务必叫良妃怀上皇嗣!”

  听见这话,刘太妃也微微笑了。

  这时候,几名启祥宫的宫娥匆匆来了,司礼太监王承恩赶紧迎出去,从她们手上接来几幅字帖。

  这便是童静儿这几天学习的成果了,朱由校显得有些兴致勃勃,松开良妃,命人铺开看看。

  很快,王承恩将几幅字帖一一铺展开来,众人都围了过去。

  朱由校来到八仙桌旁,见到十几张朝鲜进贡的白色雪浪纸上,尽是童静儿所写的小隶。

  随手拿起一张,朱由校看得很仔细。

  看过一张,又拿起一张,朱由校神色变得有些惊讶,连连赞叹,看一张赞一声好,少倾,放下最后一张纸说道:

  “不想你隶书也写的这么好了,看起来是没少下功夫。”

  张嫣跟在朱由校身旁,垂眸看去,不禁说道:“裕妃的家境不怎么好,可这些字帖确是写的颇有神韵。”:

  “朕忽然想起一句话,碎玉壶之冰,烂瑶台之月,婉然芳树,穆若清风。”朱由校说着,又望向童静儿,笑着问道:

  “你知道这是出自何处吗?”

  童静儿不仅出身低下,在宫中也没机会接触到什么书籍,虽然被册封为皇贵妃以后一直都有学习,但毕竟底蕴不足。

  朱由校随口说了一句,她自然是没听过。

  见童静儿没话可回,张嫣便微微一笑,打起了圆场。

  “裕妃妹妹,陛下这是在拿钟公称赞卫夫人书法的名句来称赞你呢,还不快行礼谢恩?”

  童静儿这才恍然大悟,忙躬身说道:

  “陛下竟如此看好妾妃这些字帖,妾妃怎敢与卫夫人之相比。妾妃看来,陛下之草书,才在钟公之上……”

  朱由校哈哈大笑,这话倒是一转眼又倒回自己身上来了。

  随即,望向张嫣,说道:“皇后识得大体,裕妃礼让,良妃腼柔,这些都是太妃教导有方啊!”

  “大明朝能有如今这般安定的后宫,太妃功不可没!”

  刘太妃极力推辞,朱由校也不再多说,先是拿起茶喝了一口,吧唧了几下嘴,忽然转身说道:

  “今天朕难得有此雅兴,倒是要考考你们这三个才女的诗对功底,怎么样,敢不敢接?”

  三女对视一眼,同声说道:

  “请陛下出题。”

  朱由校的目光焕然生采,掠过富丽华贵的皇家园林,一会儿看向镶嵌着珠宝的屏风,一会儿又看向**雕细琢的紫檀木桌椅。

  最后,停留在深蓝色的天空中。

  朱由校见到远远挂在天边的那一弯淡金色的月牙儿,忽然说道:

  “有了,你们抬头来看。”

  “朕不管你们题诗还是作对,都要以这弯月为内容!”

  张嫣笑道:“陛下当真不限韵?”

  朱由校看着她,忽然有了新的想法,回道:“既然皇后如此自信,那朕也不能便宜了你,良妃和裕妃不限韵,只限皇后平水韵十一尤!”

  刘太妃一旁看着张嫣,微笑说道:

  “幸而不是窄韵。”

  朱由校看着依旧自信满满的张嫣,继续说道:“皇后的见识比良、裕二妃都要好,朕再限皇后须以云、清、宛、知四字起诗。”

  张嫣看过来一眼,道:

  ‘“陛下如此限法,真当妾是什么才女?”

  见朱由校笑而不语,张嫣起了些许调皮的心思,又问道:“妾敢问陛下,有奖罚吗?”

  朱由校负手起身,背靠栏杆,说道:

  “自然是有。”

  “裕、良二妃要是做得好,朕就从西暖阁各挑一套白玉茶具赏赐,皇后要是做得好,朕另有赏赐。”

  说到这里,朱由校凑近几步,忍不住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可朕也有丑话在前,这次皇后若是做得不好,就别怪朕晚上要狠狠的惩罚你了。”

  张嫣闻言,脸上立刻飞起一片红霞。

  她的手有些发抖,喝了两口茶,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看见桌上的糕点,就拿起给朱由校递了一块。

  朱由校故意没有用手接,只张着嘴等她喂。

  张嫣羞愤地瞥了这边一眼,但也没什么办法,只好伸手来喂。

  朱由校却又皮了一把,没有去吃糕点,用舌头将糕点拨落在地,然后轻轻咬住了她的手指。

  张嫣浑身瞬间如同触电一般,飞快地抽回了手。

  “呀,陛下,这可是大白天的,太妃和两个妹妹都在呢…陛下可是为父为君的人了…!”

  “皇后这话说错了,为君,朕是对天下万民,为父,朕是对皇嗣小辈。在你这里,朕不过是做个丈夫罢了。”

  朱由校笑着,一手揽住张嫣的纤腰,一手拿筷子夹了一块糕点喂到张嫣嘴边,用不容置喙的语气轻声说道:

  “来,张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