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901章三皇会战(六)

作品:武布中华|作者:话凄凉|分类:历史|更新:2021-05-13 13:07:50|下载:武布中华TXT下载
  张献忠和李际遇回到大帐内,营中擂起聚将的战鼓。

  此时,联军在湖广出手,又得到清军出兵的许落,并通过离间计,让高欢对郑芝龙心生怀疑。

  这一系列动作下来,确实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乾朝北方的兵力,高名衡和袁时中被清军牵制,南方的宋献策和袁宗第,则被刘文秀牵制,再加上担心郑芝龙真的叛变,高欢没有继续抽调江南之兵。

  这就使得乾军并没有源源不断的向关中增兵。

  不过,高欢对于联军的动作,也不是没做反应。

  河北、大同、湖广、江南的兵力无法调动,那么便迎接攻击蒲津渡和武关的两路乾军入关,同时招降唐军,离间张献忠与唐军,李际遇与唐军,张献忠与李际遇之间的关系。

  高欢抓住土地这个矛盾,让联军内部人心动摇,使得唐军将士心生迷茫。

  对他们而言,击败高欢,他们要放弃关中土地西迁到贫瘠的陇西,反而是向乾军投降,能够继续租种关中土地。

  现在高欢的反击,同样取得了效果,马士英和黄得功在刘宗敏的接应下攻入了关中,只要再将攻打武关的陈永福接应进来,那么进入关中的乾军,兵力就会达到三十万。

  张献忠和李际遇虽动作频频,可是实力不济,再多的动作也难以改变局面,关中局势继续向着不利于联军的方向发展。

  联军大营内,聚将的三通鼓响毕,联军众多将领聚齐于大帐外。

  西军诸多战将和唐军诸多将领,泾渭分明的聚在一起,正小声议论,谈着眼下的局势。

  “诸位将军,可以进去了!”鼓声刚停,便有侍卫出帐对众人说道。

  当下一众人鱼贯而入,护兵把他们引到各自位置坐好。

  不多时,张献忠和李际遇从屏风后大步走出,身后还跟着徐以显和牛金星。

  两人坐在中堂,几名身穿铁甲的护卫,按刀站在身旁,显得杀气腾腾。

  两人一坐定,在场所有联军将领齐齐站起,全部一起跪下大声道:“参见两位陛下!”

  张献忠沉着脸挥手,“诸位将士辛苦,请起。”

  联军众多将领一起站起来,张献忠清清嗓子,目光威严的扫视一圈帐中将领,开口道:“高欢派遣刘宗敏,将马士英和黄得功接应进了关中。现在又遣李过,进攻蓝田县,意图打通前往武关的通道,把陈永福的五万人也迎进关中。若是让高欢得逞,我们在兵力上就没有优势了。”

  李际遇开口道:“应此,我们必须阻止高欢拿下蓝田,并在乾军攻破武关之前,击败高欢!”

  联军众将闻语,不禁小声议论起来,可对于怎么击败高欢,却没有想法。

  现在两军沿着灞水对持,联军三十万人,乾军二十五万众,联军在兵力上没有绝对的优势,高欢又摆出一副防守的姿态,让联军没有取胜的方略。

  张献忠和李际遇都知道,要尽快决战,脱得越久对联军越不利,可是战争却依旧从二月拖到三月底,始终没有进行决战,便是因为联军不具备优势,没有击败高欢的把握。

  因此张献忠只能拖延,希望在湖广取得进展,或者清军参战能够动摇高欢的大军,让乾军露出破绽。

  可是将近两个月过去,高欢见招拆招,不仅没有露出明显的破绽,反而进一步拉进了与联军的兵力差距。

  现在高欢又要去接应武关外的乾军入关,便逼得张献忠和李际遇不得不进行决战。

  李定国出列抱拳道:“战事拖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趁着关中只有二十五万乾军,我们还有兵力优势,臣以为不能再犹豫不决,必须立刻发起进攻。”

  张献忠看向李定国,问道:“高欢二十五万大军,于灞水之西扎下连营,定国以为这一战该怎么打?”

  李定国沉声道:“高欢在灞水东岸下营,在东岸修筑了诸多防御工事,我们从西岸强渡灞水,攻击乾军营垒并没有胜算。”

  张献忠微微颔首,看着李定国,“继续说!”

  李定国走到大帐内,悬挂的地图前,指着蓝田道:“高欢派遣李过夺取蓝田,意图打通前往武关的通道。这里是我们必守之地,臣的意见是大军从灞水上游,进入蓝田县,围攻李过,引高欢前来决战。”

  李际遇皱眉道:“大军绕道蓝田,长安不管呢?”

  若是联军主力从灞水上游过河,前往蓝田县,那么正面防御空虚,高欢便可以突破联军在西岸的防御,向西攻占长安。

  李定国摇头道:“蓝田地势南高北低,我们转移到蓝田,大军移动到乾军侧翼,高欢不敢令大军向西进攻长安。若是他进攻长安,我们往北一冲,夺回潼关、蒲津渡,高欢必败。”

  张献忠走过来,注视着地图,沉吟半响,忽然挥手道:“去蓝田看看!”

  当下张献忠安排了大营的防御,让李际遇守卫大营,自己领着李定国等人,前往蓝田县查看。

  此时,乾军正与蓝田守军激战,双方骑兵在旷野中进行了大规模的骑哨战,乾朝骑兵和龙骑兵将联军骑兵逼回蓝田城内,步军正对蓝田进行试探性的进攻。

  有了潼关被乾军攻陷的经验,联军意识到光守县城,让乾军炮兵直接轰击城池将十分危险。

  因此联军在城外构筑了多处阵地,防止乾军将火炮推进到蓝田城下。

  联军在城外挖掘了战壕,道路上埋了地雷炮,撒了铁蒺藜,士卒躲在战壕内放枪,旷野上乾军小队不时踩中地雷炮,暴起一团白光。

  这时,在蓝田县联军构筑阵地的后方,一队千余骑的骑兵,驻立在一片山岗上,为首穿着绿色战袍,头戴范阳冒的汉子,正是西国皇帝张献忠。

  此时,他用千里镜观察远处的战场,不时有炮弹落入联军的阵地,溅起蓬蓬泥土,在联军阵地前,上百具乾军的红色尸体,倒在杂草丛中,显得十分醒目。

  张献忠观察着战场,蓝田县附近丘陵起伏地势复杂,地势南高北低,他站在高处对南面的情况一览无余。

  “陛下!我们在南,高欢在北。我们往下冲,是以高冲下,乾军往南攻则是仰攻。”李定国用马鞭指着前方解说道:“在这里决战,必定能够大胜高欢!”

  张献忠看着眼前,长达数十里,海拔缓慢降低的倾斜地形,目光坚定的颔首,“就依定国之言,于此决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