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七十五章 暧昧的救人姿势

作品:修真就是一个大坑|作者:灰灰的大脑袋|分类:玄幻|更新:2021-09-15 14:02:23|下载:修真就是一个大坑TXT下载
  修真就是一个大坑第四百七十五章暧昧的救人姿势郝运和婉婉能够逃过一命,当时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时间法诀,郝运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成功发动了时间法诀,将自己和婉婉带进时间长河当中,在进入时间长河的时候,郝运还不忘从戒指里取出一块身体大小的黑木,扔进了深潭之中。由于当时俞老的大量精力都放在郝运的逃跑路线上,毕竟郝运的飞行速度要比他快一些,他害怕郝运会不顾及婉婉的性命,就是要往两边逃跑,所以,他的整个攻击的气势,就是要压制着郝运往下飞。也因为如此,才给了郝运得以施展时间法诀的机会,施展时间法诀也是要时间的,万一施展的过程中,被俞老的攻击击中,过程肯定也是会被打断的。

  整个打斗的过程实在太快了,快到让俞老都有点稀里糊涂,恍惚之中就听到扑通一声,然后郝运和婉婉就不见了。俞老这个时候哪有心思去管落水的,到底是不是郝运和婉婉,下意识觉得落水的就应该是他们,他愣了一下,立马欣喜若狂,没想到成功来的如此简单,现在他面临的关键就是逃到洞外去。俞老撤离的够快,但是再快也快不过郝运和婉婉,郝运带着婉婉进入到时间长河后,立马施展光跃术,相当于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才回到了洞底的大平台,进入到客栈当中,还没等到进入房间,郝运就觉察出来,婉婉身体里的时间灵力消耗太大,已经坚持不住了。

  郝运这时候已经顾不得隐藏自己的身形,赶紧从时间长河中遁了出来,背着婉婉,随便找了一个空房间就走了进去。放下婉婉,直接摆开架势开始运转时间功法,现在必须要争分夺秒,尽快恢复婉婉身体里的时间灵力。由于婉婉的消耗过大,再加上身体还中了神经毒素,婉婉根本就无法自主呼吸。修真者的身体素质确实很好,但是长时间不呼吸一样会死。郝运看着婉婉绝美的秀脸,已经由于缺氧而变得铁青,他明白,如果这时候还不给婉婉输入新鲜的空气,即使她的身体不会因为缺少时间灵力而崩溃,可是她一样会因为缺氧而死亡。想到这里郝运什么也顾不得了,救人最重要,郝运鼓起勇气,头一伸,嘴一张,就吻住了婉婉的小嘴。婉婉这个时候,虽然非常的难受,但是人并没有昏迷,郝运突然的一吻,着实吓了婉婉一跳,下意识她的双手就要摆脱郝运的双手,然后把郝运给推开。突然这个时候,郝运嘴里吐出的新鲜空气流进婉婉的身体里,让婉婉本来已经无比饥渴的身体,仿佛突然得到了山泉的滋润一样,感到无比的舒畅,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软,就往郝运的怀里滑落,而且她的香舌已经伸到郝运的口中,小嘴拼命地吮吸起来,好像希望从郝运那里可以得到更多。

  郝运本来是打算给婉婉来个人工呼吸,结果被婉婉的反客为主,反而搞得措手不及,差点擦枪走火。要不是婉婉这个时候,身体还处于崩溃当中,说不定郝运就能干出乘人之危的龌龊事来。郝运的双手还抓着婉婉的双手,正在运转时间功法,而婉婉的身子基本就靠在郝运的身子上,两个人还嘴对嘴吻着,姿势实在很难保持。到最后变成,婉婉横躺在地板上,郝运抓着婉婉的双手,趴在婉婉的身上,他的嘴一直没有离开婉婉的小嘴,每过一段时间就给婉婉输入新鲜的空气。可惜这样暧昧的姿势,并没有保持太久,郝运就听到客栈传来沉重的脚步声,然后就听到隔壁的房间被打开,有个人走了进去。

  婉婉这个时候,身体里的神经毒素基本就算清理干净了,当郝运身体里大量的时间灵力进入她的身体里,在稳定崩溃的身体的同时,其实也是一种重塑的过程,所以身体中那些普通的杂质,很快就被清理了出去,因此,随着婉婉的身体越来越稳定,她也可以正常自主呼吸了,只是她贪恋郝运的气息,还不愿意跟郝运分开。直到门外传来脚步的声,郝运和婉婉才警觉了起来,两个人非常有默契的坐了起来,郝运也停止了时间功法的运转,但是两个人的手还一直抓着不放。

  过了一会,隔壁房间并没有其他声响传来,郝运想了想,传音给婉婉,让她一个人待在房间里,他准备通过时间长河,去看看隔壁房间里,到底是谁在那里。婉婉点了点头,叮嘱郝运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冲动。郝运松开婉婉的小手,遁入时间长河当中,婉婉又一次看到郝运施展时间法诀的整个过程,立刻就感到身子又开始有点不稳,赶紧闭上眼不去观察郝运。婉婉就感觉自己闭上眼,也就是一刹那,就感觉到郝运的双手,立马又一次抓着了她的手,然后就听到郝运无比高兴的传音:“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那个偷袭我们的凶手,就在隔壁,看来真的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

  婉婉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精光四射,这次遇袭,是目前为止最凶险的一次,相当于两个人在生死线上打了一个滚,稍微差了那么一点点,他们可能就真的死了。其实郝运还有婉婉他们都知道,这次金沙岛之行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事,可就在大家都做好心里预防的情况下,仍然被敌人找到了机会,而且差一点就成功了。要不是婉婉身体里有大量的时间灵力,可以配合郝运一起施展时间法诀,否则就算郝运可以逃生天,但婉婉只能香消玉损了。婉婉心里无比痛恨这个想要杀死他们的敌人,听到郝运的话后,心里就盘算着,打算怎么报此大仇。

  “他怎么来了,难道还想追杀我们吗?”婉婉问道。

  “看样子不像,估计是有人重创了他,嗯,不是黄丽就应该是滕云,不过这家伙功夫也算是了得,还能从他们手上逃出来,现在正在隔壁房间里疗伤。”郝运兴高采烈道。

  “那对我们来说,不是很好的机会吗?要不要现在出手抓住他。”婉婉心里怒气一直未消,既然看到了落水狗,当然要痛打。

  “别急,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郝运问。

  “是谁?肯定是随缘那个家伙的狗腿子呗!”

  “你这个不是说废话吗?得了不卖关子了,告诉你吧,是我们的熟人,随缘公子身边的老管家。”

  “啊!这个老家伙啊,怎么这么厉害,我们竟然都没有觉察出来。”婉婉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这一点她真是没想到。

  “一个大乘期的修真者,如果想要隐藏自己的实力,对于我们目前来说,确实很难发现,好在我们也有绝学,否则后果很难预料啊!”郝运回想,也是感到庆幸,好在是婉婉,如果换成黄丽和诗诗,真就不好说了。

  “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婉婉知道郝运的鬼主意很多,既然知道了凶手身份,他肯定有了想法。

  “呵呵,既然你们这么狠,就别怪我,也来个狠的。”郝运面容变得阴森起来,婉婉看到后,上前用胳膊怼了郝运一下,连说郝运这样不好看,不是坏人装坏人,感觉有点傻。

  滕云和如馨又一次下到大洞里,这个时候,他们碰到游客后,都会上前盘问一下,如果没问题,就让他们赶紧上去,不要在大洞里停留。被赶出来的游客,在洞外,又会经过黄丽和诗诗这一关,所以,这一番折腾后,虽然没有找到真正的凶手,结果还真就找出一些身份比较可疑的人。其中一个经过仔细核实后,竟然是海外联盟通缉的对象,立马就被抓了起来,打入大牢。

  时间不停流逝,从下午折腾到半夜,洞里所有的游客都审查过,也没有找到凶手,毕竟凶手的特性很清楚,他是一名受了伤的大乘期修真者,而游客当中,最厉害的人也不过是渡劫中期的修真者,所以,从实力上就否定了可能性。除了游客外,剩下就是滞留在大洞里的工作人员和守卫,经过一一审查后,也没有发现有这样的人存在。总之一番折腾下来,也没能找出凶手,最后就连黄丽也不得不承认,凶手很可能早就跑到洞外,现在说不定早就离开了金沙岛,逃之夭夭了。

  就在黄丽和诗诗感觉到不知所措时,突然有工作人员来报,说夏岛主已经回到了岛上,现在正在城主府,如果他们已经完事的话,夏岛主请他们到城主府一叙。随缘公子到目前为止,一步都不敢离开黄丽的身边,黄丽和诗诗她们越焦急,看他的眼神越不善,他就越心惊,他真的害怕,黄丽会恼羞成怒,不管不顾把自己给杀了。即使这样,他也不敢逃离,因为他很清楚,只要自己逃走,就会给黄丽落下把柄,因此他现在只有硬挺着,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黄丽也不可能做出无理的举动。

  夏岛主的突然回来,让随缘公子感到有些诧异,对于这位基本被他架空的岛主,还是有伤在身的岛主,他根本就不怕,毕竟他身边还有俞老这个老管家,可是今天不同了,他的老管家可不在,随缘公子最主要硬气来源不在身边,这个时候,这位夏岛主回来,就有些别的意味在里面了。不过由于夏岛主的回归,也给目前紧张的气氛,有了一些缓冲的余地,黄丽和诗诗看了看滕云,这个时候,滕云和如馨又重新回到洞外,滕云微微点了一下头,于是黄丽和诗诗表态,既然岛主回归,理应前去请安,打个招呼。

  随缘公子领着黄丽和诗诗,还有如馨道长一起回到了城主府,滕云留在大洞那边继续搜查。在城主府,黄丽和诗诗终于见到金沙岛的岛主夏松,一位干枯瘦小的中年男子,看上去真没有一位大乘期修真者的气势,感觉他的身体好像很不好的样子,还不停喘着粗气,黄丽都害怕,别一边说着话,突然人就没了。

  夏岛主还是非常有礼貌,虽然贵为一个岛主,但是一点架子都没有,而且对黄丽和诗诗表现出非常谦逊的姿态,即使对待如馨道长也如朋友一般。但是他对随缘公子的态度,就完全不同了,非常的冷淡不说,甚至言谈之中,还有一股怨气。

  大家见面后,夏岛主坐在主位上,表示出对洞里发生的遇袭事件非常的关注,仔细听取了他们的汇报后,突然把话题转到随缘公子身上,问他身边的老管家现在在哪里?随缘公子知道要糟,但是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别的招,只能硬着头皮说,老管家去别的地方了,刚回来就走了,而且他已经跟黄丽他们打过招呼了。

  “哦!还有这个事,刚才听到,诗诗大小姐说,那位凶手是大乘期修真者,我就想到,金沙岛,除了我以外,也就这位老管家是大乘期修真者,可惜,可惜啊!”夏岛主不动声色地说道。

  “咦,是吗?”黄丽无比惊讶道,要说,老管家也打过好几次照面,她完全没有感觉出来,这位貌不起眼的老管家实力会如此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