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五十六章 孽魔血咒的渊源 下

作品:阎王的非日常生活|作者:无泪书梦|分类:都市|更新:2021-05-04 19:42:25|下载:阎王的非日常生活TXT下载
  张云齐看着陆怜还是以前那副高冷又藐视一切的态度,眼角不由得抽搐。

  他还是修士界的新人时就因为天赋和办事能力被萧梵看中。

  虽然不能说是被萧梵当作弟子来培养,但跟在萧梵身边的张云齐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

  张云齐知道,当年的萧梵可是实打实的万人迷。

  年轻的女修士无不把年少成名的萧梵当成偶像,不少名门大小姐更是抛出各种橄榄枝。

  不过萧梵把那些人都拒绝了。

  当年萧梵的追求者中,叫喊声最大的就是陆怜,她当年几乎是当着全天下的修士的面表达对萧梵的爱意。

  不过萧梵并没有接受陆怜,而是娶了温柔贤良的陆怜闺蜜,慕容诗为妻。

  当时陆怜气的直接就弃掉了超新星计划的一场比赛,不然她指定是大赛的夺冠热门。

  不过陆怜也是个敢爱敢恨又爱恨分明的女子。

  她当时知道萧梵与自己闺蜜的恋情以后,她直接就砸到萧梵的家门,跟萧梵狠狠地干了一架。

  当初两人干了个两天两夜,最后萧梵小胜一筹。

  不过陆怜多亏了那一场畅快淋漓的战斗,让她对有了更深的理解,最终突破了孽魔血咒的桎梏,成就一代传奇。

  可陆怜并没有因此对萧梵有感恩之心,毕竟萧梵是那自己当跳板去追求自己的闺蜜慕容诗。

  只是让人啧啧称奇的是,萧梵与慕容诗的婚姻并没有影响到陆怜与慕容诗的感情。陆怜即便是在闭关的时候,也经常和慕容诗两人还时常一起吐槽萧梵,经常把堂堂的萧梵当作工具人。

  在洒脱的陆怜看来,自己恨的是萧梵把自己的好闺蜜、“小公主”抢走了,并不会记恨萧梵拒绝自己的爱意。

  所以陆怜与慕容诗两人依旧是亲密如初。

  也因为这样,在知道慕容诗遇险的时候,陆怜才会在闭关的关键时刻出关,给自己的好闺蜜打抱不平。

  不过让张云齐意外的是,萧梵与慕容诗成婚以后,陆怜就不待见萧梵了,怎么今天会主动要求跟萧梵见面,着实是奇怪。

  苍云对陆怜说:“萧梵去执行任务去了,行踪还不方便透露。”

  陆怜撇了撇嘴:“啧,使唤人还得是你们修士盟呐。”

  “行了,既然萧梵不在这里,我就没有什么要对你们说的了。不用送我了,李瑾言我们走。”

  “等一下!!”火德宗掌门跑上前来,“都雷儿的事情还没解决,你凭什么走,就算你在修为上是前辈……”

  嘭——

  火德宗掌门话没有说完,人就被突如其来的源力掀翻在地。

  摆出高姿态的陆怜说:“火德宗是吧,当年我应该还见过你。”

  “你爷爷当初被我踩在地上都不敢大声说话,你又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嚷嚷。”

  躺在地上的掌门捂住胸口,想说话却又不敢说。

  张云齐打了个圆场说:“陆前辈他这是爱子心切。”

  “张雷现下受了李瑾言的诅咒,想必你定有办法解开,请陆前辈高抬贵手吧。”

  陆怜看了眼晕倒在地的张雷说:“能让李瑾言动用诅咒术法,还算的上不错。”

  “好,那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火德宗的掌门是吧,你现在跪在我面前求我,我就解除诅咒。”

  “要不然你就乖乖等一年吧。”

  火德宗掌门没想要要自己下跪,整个人愣住。

  苍云对被扶起来的掌门说:“你不用担心,诅咒的问题我们修士盟会替你解决的。”

  陆怜笑了笑:“你们修士盟替他解决,可笑。”

  “孽魔血咒为基础驱动的诅咒术法除了我们一脉大成者外无人能解。除了萧梵那个外胎以外,没有人能帮他。”

  张云齐看向李瑾言孽魔血咒的诅咒术法,难道是说……

  苍云转过头:“陆怜,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可是修士盟的修士。”

  陆怜可不给苍云面子:“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我的规矩就摆在那儿。”

  “不用说了,我跪!”

  看了眼自己儿子的火德宗掌门甩开身边的人手,走到陆怜的跟前。

  就在双腿要跪到地上的时候,陆怜又是一个源力释放,又一次把火德宗掌门给摔倒了地上。

  陆怜不屑地说:“你们火德宗还真是窝囊,难怪这么多年来一点长进都没有。”

  “你今天要是真在我眼前一跪,不仅你完了,你们火德宗也完了。”

  “行了,那小子身上的诅咒我已经收走了,你们打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不用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张云齐见火德宗的事情解决,走上前说:

  “陆怜前辈,你刚刚说张雷的诅咒时借助孽魔血咒上的。”

  “那么你跟李瑾言的关系是?”

  陆怜本不想回答张云齐的问题,不过想到李瑾言还要参加超新星大赛,这才淡淡地说:“他是我弟子,也算是我这一脉子嗣中的旁支,有什么问题。”

  张云齐说:“那你应该知道,李瑾言曾经是血族吧。”

  陆怜点了点头:“过去是,现在已经不是了。他现在,是实打实的人类。”

  苍云说:“这怎么可能,被染成血族的人类如何能够变回人类去。”

  “哼,苍老头没想到你活了那么久,还是那么的迂腐和自以为是。”

  陆怜说,“血族要将人类转变成血族,看起来是通过血脉感染,实际上却是借用了血族特有的诅咒法则。”

  “血族通过蕴养血脉诅咒,经过成百上千年才能将人类完全变成血族。”

  “孽魔血咒我都能解,一个小小的血脉诅咒又算的了什么。”

  “你们老土的修士逮住被血族感染者就要杀死,就要烧死,简直就是在那草菅人命。”

  陆怜说完这话,苍云的脸皮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修士盟虽然不禁止修士修习诅咒类术法,可这类术法是要用人类活体做实验的。

  在伦理道德完善的现代社会,诅咒修士哪能找那么多的人类活体给自己练手。就算是克隆人,也是存在道德问题的。

  因此即便是在过去的大修士时代,诅咒系修士也只有“莲花九合”一脉在一枝独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