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十二章 皇族的悲伤往事

作品:医女福妃荣华路|作者:橙夏小语|分类:女生|更新:2020-11-22 06:25:05|下载:医女福妃荣华路TXT下载
  郭氏“嗯”了声儿,道:“璃儿,娘知道,姓付的那个混帐东西,你是瞧不上他的。”

  但是她也看的出来,璃儿对三公子那样的好儿郎,是不排斥的。

  这话,郭氏没说给秦璃听。虽然是母女,但有些话,还是不方便说出口。郭氏思索了好一会儿,才道:

  “三公子是嫡皇子,他有两个兄长,都待他很好。太祖皇帝,也就是开国之君,是三公子的大伯。如今的皇帝,是三公子的父皇。”

  秦璃点头,“我知道。”

  大宁皇朝的开国之君,没有把皇位传给皇子,而是传给了弟弟。

  有人猜测,三公子的父皇,以后也有可能,会把皇位传给安王爷。毕竟安王爷是他和太祖皇帝的亲生弟弟。

  还有人说,三公子的父皇是伪君子,极有可能是在暗害了兄长之后,得到的皇位。为了给世人一个交代,才让他们的母后,也就是太后娘娘立旨,说是他的兄长传位给他的。

  这些皇族往事,她听清荷说了些。听过了就好,谁也不敢在外面儿说,更不敢出去跟别人议论。

  郭氏和她提起这事,她也没多大兴趣听。

  偏偏在这时,耳边又传来郭氏的话语:“三公子虽然是嫡皇子,可他的父皇却没立他为皇太子,哪怕他都有十九岁了。至于原因,你的石叔父没说。但我猜想,应该是与三公子的两个兄长有关的。”

  “他们……?”秦璃疑惑的问道。

  郭氏的眼神变得暗淡,“他们都是很出色的皇子,都曾被他们的父皇立为皇太子,只是很可惜,他们都不在了。”

  秦璃听了这话,才终于明白,为何赵笙在说出那句,“你叫我阿绥,我感觉好亲切”之时,眼神会那么忧伤。

  “那他的母后呢?”只听到赵笙说,他的母亲叫他“阿绥”,是盼着他一生平安康健之意。她希望他的母后还健在,能好好儿的活着。

  郭氏摇了摇头,伸手轻拍了下秦璃的手背,“深宫里的事儿,咱们不可评说。但你想想,三公子的母后,可是他的大伯为他父皇挑选的。那可真是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儿,冰雪聪颖。”

  “在我还小的时候,住在娘家,因着你的外祖父,与三公子的外祖父们有来往。我和三公子的母后,也见过好几次面。她那般完美无暇,却红颜薄命,还没活到三十五岁,就走了。”

  秦璃在心里为赵笙感到了难受,他的亲人,只有他的父皇他们了。

  但他的父皇,还有可能再立别的女人为皇后,新的皇后,就不会再像他母后一样疼爱他了。

  “不管他能不能当皇太子,只要他平安,健康,便就很好了。”秦璃是想到了“阿绥”二字,有着怎样的含义,才这么说的。

  郭氏苦笑了下,“太祖皇帝的儿子们,三公子的亲兄弟们,还有安王爷的儿子们,统统都是皇子。皇上自己都说过,下一位皇太子,会在他所有的晚辈们之中挑选,不一定会立三皇子为皇太子的。”

  之前在客栈之时,妇人对秦璃所说的话,这会儿又被她记起了。

  她对郭氏说道:

  “可能是有人希望三公子当皇太子,才在他来到嘉余之地后,也前来帮助他。我说的那个人,是那位长者。当然,我也看的出来,他的孙女是心仪着三公子的。”

  长者想让赵笙当皇太子,愿意支持他;长者的孙女对赵笙有爱慕之意。长者应该是一位权臣,必然是能帮到三公子的。

  至于三公子会不会接受那位女子,她就不清楚了。

  “妇人说给你听的话,是令人很反感,但细细一想,却也并非完全没道理。他们慕容氏一族在朝中有着很强的势力,若是三公子能娶慕容家的哪位女子为妃,必然是于他入主东宫有利的。”

  秦璃调皮的笑笑,打趣郭氏道:

  “娘,石叔父也是皇帝身边的一位大红人儿,还是三公子的师父。若是三公子娶了石叔父的家族里的哪位女子为妃,必然于他成为皇太子更有利。”

  郭氏偷笑了下,“你真能为他们着想。”

  秦璃也不知自己有没有说错什么,只见郭氏笑了,她也跟着笑了笑。

  听到秦璃提到了石家的人们,郭氏就想起了一件往事,趁着这房间里没其他人,悄声告诉秦璃:

  “你若是再早出生个两年,兴许就能成为,你石叔父的儿媳妇儿了。他家的嫡长子,可比那个付煜强了百倍都不止。只可惜你们一个在皇城,一个在嘉余城,实在是离的太远了。”

  郭氏的话语透着深深的遗憾:

  “当年,你爹若是不回江南来讲学,咱们兴许就会一直留在皇城过日子。若是那般,不管付煜的爹如何求我们,我们也是不会答应那门亲事的。”

  “娘,退了的亲事,不用再提了。”秦璃也算是听出了话语的弦外之音,郭氏无非是想说,她虽然退了和付煜的亲事,但是余生还得嫁人。

  而她所认识的三公子,很显然的,不适合当她的未来夫君。

  在此之前,郭氏就说了,他们家没多少实力,可以助三公子入主东宫。

  再者,三公子的母亲没能长寿,三公子的两个哥哥,都是在被立为皇太子后,没过多久,就走了。

  她以后若是嫁给三公子了,能不能好好儿的活着,也难说。

  不想让郭氏为自己担忧,秦璃就给郭氏吃了颗定心丸:

  “娘,你且放心吧。女儿只是当三公子是好友,并未对他有其他的想法。至于他送我宝石,送我药材甚的,那都是他自愿送的。我真没说过什么。”

  昨天还在客栈之时,她确实是对三公子说过,她出来,是想在商船上买些什么物品的。

  三公子听后,问她,想买哪些药材?

  她都如实说了。

  没成想,她母亲今早来照顾她服药,告诉她,说是三公子买了些药材,都托他的师父拿给她的父亲带了回来。

  她母亲说,那些药材都很好。今早,她母亲已经让人用药材煎药了,喝过小半碗。还说,会坚持服用,直到康复。

  听了郭氏的话,秦璃深感欣慰,母亲相信她的能力,她必然要尽力为母亲医好头痛之疾。免得母亲再受病痛的折磨。

  郭氏在屋子里坐了会儿,跟秦璃说了说体己话,就端着托盘离开了房间。

  秦璃走到案几前,静下心来画药草图。反正郭氏不让她出门去,她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做做喜欢的事。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工夫,秦璃只见清荷在敲门后走了进来,对她说道:

  “小姐,付公子来到府里,说是他受好友所托,前来找你拿回一样物件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