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不会看病的郎中

作品:医侦朝野|作者:沐轶|分类:历史|更新:2020-10-15 06:27:40|下载:医侦朝野TXT下载
    “我还没见过不会看病的郎中呢。”

    “你先前不是能看病吗?怎么今天说不会看病了?”

    几个病患围着秋无痕,眼睛瞪得跟牛一样瞧着他,奇怪地问着。

    “是啊,”秋无痕笼着袖子缩着脖子,一本正经地说道,“本来能看病的,不知怎么的,一觉睡醒,突然就忘了怎么看病了。奇怪吧?我也觉得很奇怪,可惜是真的。”

    几个病患和家属面面相觑,然后疑惑地望着秋无痕:“你……睡了一觉,就忘了怎么看病了?”

    秋无痕一脸苦逼地点点头:“我也不想这样,可这是真的啊,所以,你们另请高明吧。”

    秋无痕当然不是真忘了怎么看病,他是根本不知道怎么用中医看病。

    因为他是穿越过来的,穿越前,他是法医,不是中医师。

    几天前,他意外穿越来到明朝这叫做鸣山村的小村子,附身在这个暴毙的年轻郎中身上。他借尸还魂的这死去书生是招赘的女婿,倒插门的女家姓苏,原先是京城大户,因为相信算命半仙说他这穷秀才将来会官居一品,于是将他招赘。没想到那之后生意破产血本无归,变卖家产商铺抵债,苏家老爷气急攻心一命呜呼,只剩下全家八个弱女子,返回南方老家祖宅生活。

    因为入赘郎中平素看过一些医书,迫于生计,苏家把老宅前院改成一家小药铺给人看病。可惜这书生看病不知怎么的把人给治死了,苏家真可谓砸锅卖铁赔钱,弄得家徒四壁这才免了官司。穷秀才羞愧之下,一根绳子上吊死了,法医穿越得以借尸还魂。

    可惜,他是法医,只会给死人看病,不懂中医。虽然在大学学过《中医学概论》,哪也不过是皮毛,根本没法用来看病的。

    这一天他之所以答应出来坐堂给人看病,是因为他已经知道,这药铺是苏家上下九口人唯一的生活来源,而苏家一大家子人全是不能出去挣钱的女流之辈,而且除了他,没一个懂医的。

    由于太过偏僻,没有别的选择,村民遇到疾病只能来他家药铺。穿越过来这几天,他借故生病躺床上,病人都跑他屋里来找他看病,家里又穷得快揭不开锅了,为了生活,加上病人家属软磨硬泡的,只好硬着头皮下床出来坐堂。

    他想着无非是头痛脑热,跑肚拉稀,自己好歹学了七年西医,能搞定,可坐在药铺,他才发现中医跟西医完全不是一回事,他或许能用西医给人看感冒之类的小病,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用中药给人看病,因为这些饮片他基本上都不认识,连抓药都没办法。

    于是,他决定承认自己不懂中医,免得耽误人家病情。不过借口居然是一觉醒来忘了,他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冒出这么个理由来。

    这些村民压根不相信,怎么这之前好端端看着病的郎中,一夜间就不会看病了?都觉得他在开玩笑,可是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像开玩笑,又让他们一头雾水。

    小胖子牛水缸今年也就十六七岁,他憨憨地对秋无痕说:“我爹还想让我来你药铺当学徒学看病呢,你不会看病,那我怎么办?我爹让我拿这一挂大肠来当拜师礼,那还给不给你呀?”

    说着,他举起一挂猪大肠,油晃晃的。

    秋无痕瞧着,咕咚咽了一生口水。

    若是穿越前,他绝对正眼都不瞧这玩意儿,腻味,可穿越过来这些天,天天啃糠秕窝头喝野菜汤,看见肉星都能眼睛发绿,更何况这整整一挂猪大肠。

    秋无痕眼珠一转,说:“你来拜师学医啊?这样吧,你先等等……”

    刚说到这,就听到旁边一个坐在长凳子上的病妇,捂着肚子痛苦地呻吟起来,额头冷汗一颗颗跟黄豆大,断断续续哀嚎着:“我……我肚子痛,秋郎中,你……别吹壳子了,快……快给我看看吧,我痛得……快死了……”

    他丈夫也焦急地对秋无痕说:“是啊秋郎中,你给我浑家看看吧。”

    “我真的忘了,没骗你们。——听说过逼娘为娼的,没听说过逼人看病的嘛,还是找别家郎中吧。”

    病妇婆婆在一旁也跟着说:“这四里八村的,就你这一家药铺,除非去县城了,可是,我儿媳妇这肚子痛得不行,走不到县城就得死在路上,秋郎中,你就别开玩笑了,她都快痛死了,你赶紧给抓个药吧。”

    其他人吩咐附和,一叠声催促他赶紧治病。

    秋无痕盘算着家里穷成这样,眼看着挣钱的机会就在面前,哪有推出去的道理,好歹自己是学医的,虽然是西医,临阵磨枪或许能弄懂一点中医,先把病看了,只要不是要命的重症,自己或许能想到办法,总比这些不懂医的村民强吧。

    他正准备找本医术过来翻翻看,这时,一个精瘦汉子坐在长条板凳上,搓着脚丫子开口了:“这已经是我第三次来要债了,这债你今天必须还,若不还,我就搬你药铺的药材抵数了。”

    这汉子是村里的药农,上山采药,因为爬山崖采草药很轻灵,得了外号铁鹞子。

    秋无痕已经认识他,这几天他已经来过两次要债。因为他们家药铺从对方那买了药材,却一直赊账没还。

    那老妇想让秋无痕帮她儿媳看病,于是帮着秋无痕说话,对要债的铁鹞子说道:“我说你不能这样,你把药材搬走了,人家秋郎中怎么看病嘛。他一定能还你钱的,别小瞧他,他虽然是苏家招赘的上门女婿,但可不是一般人,他是秀才呢,而且我早就听苏家人说,京城张半仙算命说了,秋郎中要出将入相,官居一品的。否则,苏家大户,干嘛招赘他一个穷秀才?你可不能得罪了未来的相公爷!”

    铁鹞子撇撇嘴:“苏家大户?那是以前。自从招赘这穷秀才,生意血本无归……嘿嘿,不说了。我是来要债的,不是来揭人家短的。”

    秋无痕问铁鹞子:“我们欠你多少货钱?”

    “连本带利总共一贯零二百三十一文,你要今天能还我,那零头一文钱就不要了。怎么样?”

    “放心,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过现在暂时没有,能否宽限两天,我一定连本带利还给你。”

    自己好歹穿越过来的,掌握了领先这个时代五百年的知识,怎么都能赚到钱吧?

    铁鹞子却摇头说:“不行,这些药材是我和几个邻居上山挖来的,大家辛辛苦苦累死累活,还拿不到钱,你们郎中一家人要活,我们药农也一样要活的嘛。”

    秋无痕眼看这债主逼债,这时候想查书看病都不行了,决定先三十六计走为上,于是站起身说:“各位对不住,我刚才吃错了东西,肚子痛,得去一趟茅房。”

    “你可别跑哦,今天要不到债,我是不会走的。”铁鹞子冷冷说。

    “谁跑了?我家在这里,我跑那里去?”

    秋无痕往后门走去,刚走了几步,忽然,脑袋里噼里啪啦响起一阵的电流声。

    穿越过来这几天,他脑袋里时常出现这种电流声,现在又一次出现了。不过,响过之后,脑袋里多了一个药葫芦,看着有些陈旧,而且歪歪扭扭的,葫芦上还系了一根明黄色的带子。

    葫芦上此刻显示一行字:“给病人看病,我可以帮你。”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