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8章 加92号还是95号,这是个问题

作品:左舷|作者:步枪|分类:军事|更新:2021-08-03 14:37:24|下载:左舷TXT下载
  吴光伟从机务大队抽了三个人给李海,都是硕果仅存的、会维修歼-6战机的老机务,其中一位已经调到了二线部门了,也请了出来。

  最年轻的是四级军士长,他开来一台牵引车,李海和党为民连忙清理掉杂草什么的,大冷天的只穿个冬季作训服,嘴巴不断的往外冒热气。

  准备妥当后,四级军士长慢慢给油,拽着歼-6慢慢的出来。

  两架歼-6都拖进了小维修机库后,李海一口气松出了大半,接下来就是至关重要的检修了。

  “刘老班长,你给我俩派活吧,我俩什么都能干。”李海撸袖子,对带队的一级军士长刘道明说。

  刘道明头发都花白了,笑着说,“跟着我,我让你们咋干就咋干,我年纪大了重活干不动啦。”

  “是!”李海立正敬礼,跃跃欲试。

  另一名机务是三级军士长冯宏辉笑道,“老班长,我俩干就完了,您老坐着喝茶给我指点指点。”

  “干完活再喝茶,动手吧,先把飞机拆了。”刘道明说。

  大家就都动起手来。

  李海以为只是小拆一下,逐渐的他发现自己错了,刘道明的意思是全拆了!

  拆成零部件状态!

  李海越干越心惊,除了机身,其余部位全部做了拆卸。座舱里面的仪表台拆了,座椅拆了,座舱盖拆了,起落架拆了,然后分工合作,李海和冯宏辉对机身内部进行清理和检修,党为民和那名四级军士长负责对拆卸下来的部件进行维护保养。

  “和修车一个道理,歼六是纯机械飞机,液压系统和线路如果没有出现不可逆的损坏,修起来是比较简单的。说到底,就是体力活,看大家的效率了。”刘道明笑着说,背着手转悠起来。

  “明白!”

  李海信心满满地钻进了发动机舱里,他勉强能钻进去,打着手电筒用黄油一点点里清理舱内的污垢和锈迹。有很多生锈了的地方,还需要经过多道工序的处理。

  钻发动机舱是最苦最累的活,三代机所用的发动机直径较大,发动机舱较大,人在里面尚且有一定的腾挪余地,像歼-11系列战机,个子小的机务官兵,甚至可以卷缩着身子坐在里面做维护工作。

  但是歼-6的发动机舱就没这么大空间了。

  李海又是身材较高大的,只能直挺挺的爬进去,转个身子都要慢慢的挪慢慢的,进度是较慢的。

  刘道明看不下去了,给机务大队打电话叫派了个个子小的下士过来,手把手教会他如何清理发动机舱内的污垢和锈迹,把李海叫出来。

  大冷天的,李海出来的时候浑身都是汗水。

  刘道明说,“以前啊,我们招兵的时候特意个子小的,就是为了能钻发动机舱。歼六歼七的发动机舱都很狭窄,很多工作要在舱内完成,人必须要钻进去。和现在比啊,以前的条件是艰苦的。”

  李海用衣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没注意到袖口那里沾了油污,一下子全怼到了脸上。

  “之前听人说,潜艇部队招兵也是专挑小个子,老式潜艇空间小,但是像机舱和鱼雷舱里的活,又需要较大的力气和强劲的体魄,所以他们在陆地上的体能训练强度很大。我听我爸说,潜艇部队每年都会组织新兵到他们单位去搞体能集训。”李海说。

  刘道明点着头说,“是的是的,现如今潜艇越造越大,生活条件也越来越好,这些限制逐渐都没有了,我们空军也是如此啊。”

  他看了眼李海,笑道,“小李,要让这两架老家伙重新飞起来,你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小吴明确说了,机务协助,至于能不能让飞机飞起来,那是你的事。”

  他口中的小吴就是吴光明副参谋长,他是吴光明的新兵班长。

  李海重重点头,“基地能给我机会我是非常感激的,我一定竭尽全力想办法让这两位老兵重返战场。”

  “光说没用。”刘道明笑着微微摇头,道,“眼下第一个重要问题是,你得想办法解决动力系统的问题。老仓库有歼六用的发动机,不过都是退下来封存起来的老发动机。光有发动机还不行,安装没问题,这事我可以办。”

  他话锋一转,“但是,电路我是不行的,你要找个专业人士。”

  “基地应该有吧?老班长您推荐一位,我无论如何也想办法请来。”李海说。

  然而,刘道明摇头说道,“基地已经没有懂歼六线路的老机务了,我懂一些皮毛,但毕竟不是专业的。”

  “那……”李海愣住了。

  刘道明笑着说,“你可以找电气工程师来试试,机务大队硕士站有很多大拿,你可以去看看。”

  “硕士站?”李海惊讶道。

  刘道明呵呵笑道,“我们基地机务大队里有不少博士硕士,都是高技术人员,他们所在的技术站,兵们私下里叫硕士站,就在机关楼一楼东侧。”

  “我现在就去!”

  李海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刘道明想要拦已经来不及了。

  李海一头扎进技术站办公室,里面却只有一位年轻的女上校站在办公桌前整理着什么资料,被李海吓了一跳。

  “报告!首长您好!”李海猛地一惊,连忙立正敬礼。

  哇塞,这么年轻的女上校,不用猜,肯定是技术军官,肯定是硕士起步。

  “你好,我不是首长,请问这位同志,有事吗?”女上校一头利索的短发,长相有点像蒋欣。

  蒋欣是新疆籍女艺人。

  李海拧着眉头想了一下,道,“报告首长!我想找电气工程师。哦,我是海航驻训部队的,想请一位电气工程师帮忙维修飞机。”

  “你是飞行员?”女上校打量了一下,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李海不知道她为何发笑,回答道,“是的,我们正在对两架歼六进行维修,想请一位电气工程师帮忙。”

  “我就是电气工程师,等等,你说什么机型?歼……六?”女上校眉头皱起来。

  李海笑着说,“是的,歼六。”

  这会儿他才看到桌面上的铭牌——江心。

  竟和“蒋欣”同音。

  “我没接触过歼六……这个飞机已经退役足足九年时间了,你们怎么还要对其进行维修,不是,哪来的歼六?不会是外场那两架展示机吧?”江心瞪着眼睛说。

  李海略尴尬一笑,“是的。”

  江心眨了眨眼睛,道,“那,那去看看吧,你们修它们干什么?移交给地方做展览吗?”

  “不是,我准备让它们飞起来……”李海说。

  走到身边的江心一下子站住脚步,见了鬼一样的神情盯着李海,仿佛在说——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呢吧,还是觉得我胸大无脑好欺负?

  好说歹说,李海总算是把江心请到了老维修机库,江心若不是看到李海脸上的油污,一定会认为这位长得不怎么样的飞行员是故意找事情消遣她的。

  或者,是为了接近她而找的一个蹩脚的理由。

  到了老维修机库后,江心才发现,他们真的在对歼-6上下其手,基本已经拆散了,就剩下个机身,看着很触目惊心。

  “老班长!”江心看见基地机务老神仙刘道明在,连忙敬礼问好。

  “小江,他把你找来了啊,呵呵,看看吧,其他问题我可以解决,发动机电路这一块,还得是你来。”刘道明说。

  江心咧了咧嘴,扫了李海一眼,说,“老班长,他们不会是真的要飞歼六吧?”

  “是真的,你尽管帮着看看吧,能飞起来,也算是一件好事,老伙计了,时隔十二年重返蓝天,也是一桩美事。”刘道明笑着说。

  “是,我一定尽全力。”江心果断地说。

  上级把老神仙都派出来了,看样子是下了很大决心。

  江心话锋一转,道,“可是我不懂歼六,需要一些时间来熟悉一下这个飞机。”

  “这个很简单,歼六本就很简单。”刘道明说,指了指李海,“小李,你小子是不是提前学习过歼六的相关情况,我看你手脚挺麻利的,你给小江讲讲,不过我建议你们先去找发动机。”

  李海憨憨点了点头,与江心一道前往老仓库。

  他当然不会打无准备之仗,在决定打歼-6主意的时候,他就找来许多该机型的资料偷偷研究起来,发现这款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的结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复杂。

  结合观察后得到的初步结果,他这才坚定相信能够让歼-6重返蓝天的。

  往老仓库去的路上,李海把歼-6动力系统的情况做了介绍。

  “首长……”

  “我不是首长,叫我名字就行。”江心打断李海的话。

  李海一笑,道,“是,江工程师。歼六的动力系统很简单,现在的问题是需要你帮忙连接电路,操纵系统我们做了初步的检查,除了一些锈迹之外,还没有发现严重损伤,所以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动力系统。”

  “先看过再说吧,而且,你得找来电路图。”江心说。

  李海苦笑着说,“正因为没有电路图,所以才麻烦。短时间内也很难找到,老班长翻遍了资料室也没找着。”

  “没有电路图,不好搞。”江心说。

  李海说,“摸索着搞,我觉得应该没问题的,因为线路布局并不复杂。”

  “只能如此了。”

  二人来到老仓库,事先报备过,仓库管理员已经在等候。

  仓库管理员对江心很熟悉了,不到三十岁的上校,硕士站有名的才女,电气这一块的高手,有段时间经常到老仓库来翻老件自学维修,让很多男兵佩服不已。

  “江工,发动机刚刚启封,根据上级命令,启封了六台,都是早些年退下来的状况比较好的老家伙,我们严格按照要求定期维护保养,发动机是没问题的。”仓库管理员是一位三十多岁的上尉,姓金,朝鲜族人。

  据说过几年军官制度要改革,军衔不再唯军龄论,也就是说,在上尉这个军衔上,也是有机会干到退休的。

  “先看看吧。”江心说。

  一进入工作状态,她非常严肃。

  李海和金上尉打了招呼,说了几句话后,问,“你这里有歼六的电路图吗?”

  “发动机结构图有,电路图没有。”金上尉说。

  李海道,“不是发动机的电路图,是歼六的整体电路图。”

  “那更没有了,估计要去战备仓库那边找,我们这边只封存中零部件。其实啊,这批老部件很快也要退役了,都是十几二十年的老家伙了,歼六早退役了,留着也没用。以前搞战备的时候,一口气封存了几百台发动机,这些年一直在淘汰……”

  金上尉还是个话痨,可能是平时工作太单调,非常的能聊。

  李海问,“战备仓库在哪?”

  “在大岭山区里,别指望了,大岭山区封山了,进不去,况且距离五百多公里呢。”金上尉说。

  李海一听顿时熄了心思。

  找是能够找着的,但是肯定需要耗费很多时间,况且,这件事情吴光伟能答应让他试一试已经是极大的支持,不再可能为了找图纸而弄得人尽皆知。

  仓库的官兵们已经把发动机都拉了出来,一台台的整齐摆在那里,上面都是黄油,在安装之前还要做一次彻底的清理和检修,当然,如果是紧急情况,这些程序都可以省掉,直接安装试车,开开动就能飞。

  江心仔细盯着一台发动机仔细检查起来,她不是检查问题,而是在了解这款老式涡喷发动机的构造以及线路的走位情况。

  “这是国产型号的喷气式发动机WP-6,从痕迹看,是经过大修后直接封存起来的,状况比较好。”

  半个多小时之后,江心才直起腰来,说,“从电路油路的走向,安装应该没什么问题。”

  她看向李海,“但是有一个问题你考虑过没有。”

  “什么问题?”李海问。

  江心说,“航空煤油标号的问题。”

  看见李海没明白,她解释道,“部队现在用的航空煤油是针对第三代战机研制的,针对的是涡扇发动机的特点。整个东北地区已经没有第二代战机了,更别说第一代战机。”

  “你得找到适合的油品,否则,发动机的功效,甚至运行安全,都是个问题。”

  李海愣住了,他没想过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