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9章 患老年风湿病的歼-6

作品:左舷|作者:步枪|分类:军事|更新:2021-08-04 23:32:50|下载:左舷TXT下载
  毋庸置疑的是,歼-6所使用的航空燃油标号是肯定和第三代战斗机不一样的。

  最关键的是,歼-6系列战机已经退役多年,甚至连航校都不用了,想找合适的燃油也找不到。

  江心说,“不过,你可以试一试现在的燃油是否合适,然后再做决定是否继续歼六进行修复。”

  她已经知道李海打算用两架歼-6进行飞行训练,感觉李海此人做事比较轻浮,想一出是一出。

  偏偏领导同意,真不知道上级是怎么想的。

  不过,她是技术干部,技术之外的事情她是不关心的,但会提出建议,至于采纳不采纳,那是军事干部的事情。

  “先试车再安装?”李海考虑着,微微摇头,“这样一来需要的时间更长了,我们本来就是争分夺秒的一个状态……”

  他有了决心,“江工,还是按照计划来吧,先把飞机整备好,至于是因为燃油问题还是其他问题飞不起来,那是另一码事。”

  江心很意外,笑道,“没想到你的思路倒是蛮清晰的,可以,那就按照原计划来。发动机可以拉回去了,六台都要拉走。”

  每架一台备用发动机,这是要求。所以,两架歼-6需要六台发动机,索性数量管够。

  老仓库这边马上对六台发动机进行装车,直接拉到小维修机库那边去。

  接下来,吴道明机务组和江心一道,对两架歼-6进行了彻底的翻修整备,硕士站的技术干部们听说这边正在整修老歼-6,一些手头上暂时没有活的都过来看,帮着出谋划策。

  李海和党为民彻底沦为了工具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让怎么干就怎么干,比机务官兵还要卖力。

  党为民好几次想打退堂鼓了,被李海生生劝住。

  李海说,“老党,你想想啊,服役了二十多年、退役整十年的老战斗机,如果在你我手里重生,振翅高飞,那是一件多么光荣而自豪的事情?”

  “以后咱们就可以对他们说,瞧瞧,哥们不但开舰载战斗机,不但开三代半战机,还开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正儿八经的第一代战机,歼六,米格十九!”

  “你想啊,我们有机会驾驶前辈们叱咤抗美援朝天空的同款战机,这是多么令人兴奋且激动的事情!”

  “你想想,是不是这样!”

  党为民被说服了,认同了李海的理由,硬着头皮跟着干下去了。

  五天之后,两架歼-6焕然一新了。

  短短五天的时间就完成了两架战机的翻修整备,一来因为歼-6的结构足够简单,现在的技术又远比几十年前发达,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以前可能需要好几天的工作,二来则是因为修复老飞机这件事情引起了大家极大的兴趣,工作热情空前高涨,进度自然也就快了起来。

  还没有刷涂装的、外形是斑驳底漆的两架歼-6被拖到了外面的停机坪上。

  今天要进行试车。

  如果试车成功,会直接进行试飞。

  李海当仁不让地成为了试飞员,由他先后对两架歼-6进行试飞,确保可以正常进行飞行训练后,他才能和党为民使用两架歼-6作为训练用机。

  吴光伟来了,留在塔台指挥的是林小童。

  知道两架老爷机修好了,今天是试车试飞的日子,红旗师驻训部队的带队领导也来到了塔台这里,抱着胳膊饶有兴趣地看向这边。

  刘道明带着两名部下对两架歼-6进行了最后一次检查,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放下心来。

  江心也在战友的协助下,再一次检查动力系统,痛呀和那个确保正常。

  李海来到他们面前,胳膊下夹着飞行头盔。

  “地面试车也要注意安全,用的是基地能找到的最老标号的燃油,存在安全隐患。”江心叮嘱道。

  “江工放心,一感觉不对劲我立马弹射,绝对不带丝毫留恋的,不过我认为不会有问题的。”李海坚定地说。

  刘道明说,“小李,不可掉以轻心,总而言之,一定要谨慎加小心。”

  “明白,老班长请放心。”

  “开始吧。”刘道明微微点头。

  李海立正向他们敬礼,他们严肃还礼。

  “老李,当心。”党为民走过来,重重拍了拍李海的肩膀。

  李海笑骂道,“别搞得跟怨妇似的,地面试车滑跑而已,你紧张个甚?放心吧老弟,哥没事,这都小儿科知道不?”

  “好好说话别装腔弄调。”党为民瞪着眼睛说。

  李海不再搭理他,扶着登机梯登机。

  歼-6的座舱只能用一组词来形容——原始、简陋、狭小、杂乱、难看……

  所有你能想到的形容飞机座舱不好的词语,都可以往上堆。

  但是,在李海眼里,再没有比这些东西更加可靠的了——这可是纯机械操作的飞机啊!只要拉杆不坏!飞机就不会失控!

  无数次,他听老一辈飞行员说,拉杆拉到手脱皮,蹬舵蹬到腿抽筋,为啥,因为没助力!因为液压系统不好用!

  为啥老一辈飞行员的右胳膊都会比左胳膊粗一圈?

  这才是真男人该开的飞机、该用力操的操纵杆!

  吴光伟在地面指挥,他手里握着无线电送话器,下达指令,“洞幺,可以开车。”

  “洞幺明白,可以开车。”

  地面电源车操作员启动按钮,带动歼-6的两台涡喷-6发动机运转起来。这些老式飞机不具备独自开车的能力,也就是说,如果发生空中停车故障,结果只有一个……

  两台涡喷-6顺利运转起来。

  李海观察着发动机转速,仔细听着发动机的声音,江心等人外面看,里里外外确认无异常之后,吴光伟下达了第二个指令——可以进行滑跑。

  这个时候,李海才带上飞行头盔。

  因为是第三代战斗机配套的飞行头盔,歼-6上也没有头盔式无线电连接功能,虽然看上去不伦不类的,现代化飞行头盔配老掉牙战机的画面太美。

  但是,飞行头盔可以保护飞行员的头部,所以,吴光伟要求李海必须要戴上。

  李海慢慢推油门,一只手握着步话机送话器,道,“地指,我正在将两发转速提升至最大,完毕。”

  “可以稳步提升,有问题马上停止,完毕。”

  “洞幺明白,完毕。”

  使用的燃油标号不对,大家心里都悬着一口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除非放弃歼-6重飞计划。

  左发忽然传出一声轻微的爆震。

  党为民急声道,“出故障了!”

  “不是。”江心很冷静地说,“油路里的残渣没有清理干净,燃烧的时候出现一些爆震是正常现象。”

  观察了一阵子,发动机的声音逐渐趋于平稳,江心这才微微点头,“没问题了,看样子涡喷六的油品适应能力很强。”

  “江工,油品不是向下兼容的吗,按理来说,涡喷六能吃以前的粗粮,就更能吃现在的细粮。”党为民不解问。

  江心解释说,“的确是这样的,但是这不是绝对情况。涡喷六是初代喷气式发动机,而现在已经发展到了第五代涡扇式发动机了,燃油的情况是要跟着发动机的发展走的,无法兼容几代之外的老发动机是正常的。”

  “明白了,也就是说,老李还是有点危险的。”

  “问题不大,看看滑跑情况吧。”

  江心很有信心。

  李海把转速提升到了最大,两台涡喷-6喷气式发动机迸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两道肉眼不可见的尾焰喷射出来,出现了空气被烤热而产生波动的现象。

  飞机已经在往前倔强地走了起来,得到指令后,李海松开刹车,老歼-6迈动了老寒腿向前加速奔跑,速度越来越快。

  所有人都有一个担心,担心这位犹如重返跑道的田径老将,会在加速奔跑的时候因为风湿病而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