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90章 歼-6重返蓝天

作品:左舷|作者:步枪|分类:军事|更新:2021-08-08 05:33:58|下载:左舷TXT下载
  左舷正文卷第190章歼-6重返蓝天没有磕碰,也没有意外,更没有大家最担心的突然失去动力的情况,临时无线呼号为01的歼-6战机安安全全的滑跑到了跑道尾端。

  现场顿时爆发出一阵激动的欢呼声。

  江心对刘道明说,“老班长,看样子油品是适合涡喷六的,这老式喷气式发动机的燃油兼容性比想象中要好很多。”

  “当年缺航空煤油的时候,部队一度用酒精来代替,也是勉强能飞的,不过对发动机的伤害比较大,二来是热效率也有差距,是迫不得已的选择。”刘道明回忆着说。

  江心的目光追随着歼-6滑跑向跑道尽头,说,“从试车的情况来看,动力系统是没有问题的,操纵系统应该也没问题,这架老飞机重返蓝天已成定局了。”

  “是一件值得纪念的事情。”刘道明背着手脸带微笑,看向歼-6的目光就好比看风里雨里一起闯过来的、有着数十年交情的老伙计一样。

  江心一笑,“我从没有想过有机会参与修理歼六,其实我当年上学的时候,教材里已经没有了关于歼六的内容,最基础的内容是第二代战斗机,也就是歼七歼八这些系列的。”

  “时代不同了,现在的飞机越造越先进,我是跟不上趟了,早早的想退役,留在部队没多大用处了。”刘道明感叹着说。

  江心说,“老班长,你这话就不对了,就您那几手绝活,整个基地搞机械的加起来也赶不上您。”

  这话是没错的。

  传说中的听音辨故障,整个东北地区的空军部队里,能做到的就那么两三个人。

  刘道明已经不太上一线了,一来年纪越来越大,二来是要带新人,但是他那绝活是从来没有落下过的。

  甚至远在千里之外的兄弟部队遇到疑难杂症,沈霍伊厂遇到问题,都要跑过来请他过去会诊。

  李海驾驶着歼-6回来了,在原来的位置停下。

  江心等人立马冲上去进行对飞机的状况进行检查。

  打开座舱盖之后,李海从座舱里站起来,高兴地说,“飞机的情况很好,可以进行试飞了。”

  刘道明说,“没有其他问题的情况下,可以进行试飞,不过,另一架你也要先做地面试车。”

  “是!马上进行!”

  李海随即对第二架歼-6进行了地面滑跑测试,情况同样很好。最担心的“挑食”情况没有出现,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一通忙活之后,李海再一次站在了飞机边上,这一次要飞起来进行测试了。

  机务给无线电呼号为“临时01”的歼-6加满了燃油,再一次检查了飞机的情况,完成了飞行准备。

  临时01号歼-6的外形是惨不忍睹的,因为没有进行涂装,外表是车漆斑驳状态的,露天停放十几年的车外表是什么样,它就是什么样。

  有个比较尴尬的地方是,因为是老飞机了,飞机上搭载的无线电早就不符合现在的标准,因此无法与塔台建立无线电联络。

  李海他们的解决办法是,由李海带上单兵电台,与塔台进行联络。飞机上的天线还能用,刘道明改装了一下,把单兵电台的发射装置和飞机上的天线线路连接起来,这样一来,通讯范围就扩大了,在仪表台左侧加上了一个类似汽车手机支架的东西,比手机大不了多少的单兵电台放在上面。

  这样一来,李海带个耳塞就能随时与塔台进行联系了,但是无法使用“美的”功能——即无法使用国际通用通讯频道进行呼叫。

  但是,这并不重要。

  通讯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看李海的试飞了。

  一旦试飞成功,他和党为民就能驾驶这两架歼-6进行正常的飞行训练。

  塔台上,红旗师的几位带队领导也都屏气凝神地等待着老歼-6成功起飞的那一刻,见证这一小小的历史性时刻。

  李海关闭座舱盖,竖起大拇指,信号员挥出旗子,李海慢慢给油门滑出停机坪。

  今天基地没有其他飞行任务,基本上能出来的人都出来看了,在停机坪这边的滑行道站了一溜,翘首以盼历史一刻的发生。

  “嗞嗞,临洞幺,准备好可以起飞。”

  “临洞幺明白。”

  李海不敢掉以轻心,来到起飞位置之后,依然很认真的做了最后一次检查,确保三大件系统是正常运转状态。

  随即,他呼叫塔台,“塔台,临洞幺准备好,请求起飞。”

  “临洞幺可以起飞。”

  李海把襟翼放到起飞位置,踩死了刹车,然后双手握着操纵杆用力的转圈,左三圈右三圈,双脚也不断的用力蹬舵,这是在检查各个活动面是否正常,对于飞控来说,至关重要。

  没有问题了。

  李海把油门推到最大,两台涡喷-6发动机怒吼起来,涡喷发动机独有的刺耳的轰鸣一浪又一浪地袭来,与涡扇发动机的声音明显的不同。

  转速达到规定数值后,李海猛地松开刹车。

  临时01号歼-6猛地往前窜了窜,像是离合没控制好导致的情况,继而呼啸着开始加速滑跑,起落架轮胎的护盖尤其的显眼,像是穿了冬季靴子一样。

  李海拉杆抬头,歼-6顺顺当当的离开地面,昂首爬升。

  众人激动的挥拳。

  只要成功离地,试飞就算是成功了一半!

  “临洞幺,绕场飞行,随时报告飞机状况,完毕。”吴光伟已经转到了塔台这边指挥,林小童则当他的副指挥员。

  李海说,“临洞幺绕场飞行,明白。”

  等爬升到了五百米高度后,李海才慢慢的向右转弯,即顺时针转弯,以基地为中心做圆周飞行运动。

  临时01号歼-6仿若从历史中走来,出现在这繁华盛世,似在审视着后辈们把他们这些老家伙打下的江山,建设成了什么样子。

  三次圆周飞行之后,李海开始做通场飞行,第一中低空通常,在五百米的高度沿着跑道走向通场飞行。

  基地宣传科的干事使劲的摁快门,记录下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画面,年轻官兵们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有重生回到五六十年代之感。

  李海第二次通场飞行,这一次飞行高度仅有五十米。

  这一次大家看得更加清楚了,歼-6宝刀未老,飞行姿态很良好。

  第三次通场飞行高度二十米,基本上是贴着跑道飞了。

  吴光伟批准了第三次通场飞行。

  李海第三次通场飞行。

  临时01号歼-6呼啸着飞过,眼尖的党为民注意到发动机喷口处不太对劲。

  他皱着眉头说,“江工,喷口处的尾焰颜色好像不太对。”

  江心连忙举起望远镜看过去,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微微摇头道,“看上去挺正常的。”

  说着把望远镜递过来。

  党为民接过望远镜追着临时01号歼-6观察,嘴里说着,“可能是我看错了,好像是没什么问题。”

  “塔台,我是地面技术组,问一下飞行员飞机的动力输出情况。”江心呼叫塔台,提出要求。

  “塔台收到。”

  副指挥员林小童负责与地面技术组联系,他马上询问李海,“临洞幺,飞机的动力输出情况怎么样?是否正常?”

  李海看了看转速表,指针很稳定,意味着动力输出是很稳定的,没有波动说明发动机的状态是好的。

  “动力正常,飞机状态正常。”李海报告道。

  林小童回复江心后不久,李海仔细想了想,请示道,“塔台,我想多做几个低空通场,飞机的低空飞行情况好像有点别扭。”

  “临洞幺可以继续进行低空通场飞行,注意保持速度。”吴光伟很爽快地同意了。

  试飞试飞,自然是感觉哪里不对劲就要试哪里。

  “临洞幺明白。”

  李海转了个弯,由顺时针绕场飞行变成了逆时针绕场飞行,即由原来的自南向北通场,变更为自北向南通场。

  有时候不得不信邪,仅仅是变更了通场方向,就出问题了。

  当李海驾驶着临时01号歼-6再一次做五十米高度的低空通场飞行时,所有人都看见发动机在往外喷黑烟。

  “临洞幺!你的发动机在冒黑烟!”吴光伟迅速向李海反馈情况。

  李海赶紧检查发动机的状况,转速是正常的,他正要报告,转速表的指针忽然抖动起来。

  紧接着,动力出现了顿挫,发动机发生喘振了!

  “发动机喘振!我要降落了!”

  李海果断处置,此时他刚刚进入跑道上空。正常来说,应该迅速爬升高度,再绕过来进行降落。

  但是,他非常清楚,临时01号歼-6大概不会给他第二次降落的机会。

  因此,他果断直接降落。

  党为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清清楚楚地看到李海直接压机头下降高度,同时发出起落架。

  仅仅五十米的高度,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动作。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担心李海一头撞上跑道的时候,机头猛地扬起,又迅速的压住,保持在了着陆仰角。

  临时01号歼-6的起落架轮胎安安稳稳的和跑道面进行了接触,随即迅速进入滑行状态。

  尾巴拖着长长的黑烟,成了今天最令人惊诧的场面。

  “塔台,看样子还是油品不相符的问题。”

  飞机停稳之后,李海无奈地说。

  “关车后离开飞机,故障原因有机务处理。”

  “明白。”